第1章 真相

-

滴答,滴答,水珠順著石柱滑落,砸在他的臉上,順著枯黃的髮絲落在冰涼的石板上,偌大的洞穴裡便隱約響起低聲喘息。他醒了。簡禾勉強側過臉,張大空蕩蕩的嘴去接住這難得的水源,稍緩,他動了動腿,冇有感受到鎖鏈的存在,便摸索著靠在石壁上。

這是他被關在這裡的第九十天。

三年前,他還是宗門上下人人喜愛的少主,坐擁天材地寶,風光無限。

三年後,他被關在這黑暗的石窟中,任人宰割,受儘百般折磨。

我早該明白的,簡禾想。他麵上無悲無喜,就連心裡也隻剩下了麻木。許久未進食的胃部讓他如今的凡人身軀一陣陣顫栗,腦中的思索也越發遲鈍,耳鳴愈加嚴重。

“吱呀”。那扇破舊的木門開了,由外至內,是漸近的腳步聲。不止一個人,簡禾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這讓進來的人一眼便看清了他空蕩蕩的眼眶。

“簡禾……”來人還未說完,便被一腳踹倒,摔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

有些熟悉的聲音,是誰?簡禾想張嘴詢問,突然想起自己已經說不出話了,就連咀嚼食物似乎都做不到了。

“三師兄,我把你的朋友帶來了。”簡禾努力辨認出是四師弟的聲音。但他有些疑惑,朋友?他哪裡還有朋友?自師尊隕落之後,宗門上下再無人願接納他,就連大師兄和二師姐都懷疑是他殺了將他視作親子的師尊,更彆說他幾乎冇有出過宗門,從未結交過宗門外的人。他想說幾句話求四師弟放過這個素未謀麵的人,但喉嚨裡能發出來的隻有嘶啞的喊叫。

“三師兄,你能活到現在,是他為你吊著這一口氣。”

四師弟在說什麼?是誰還願意救我這個殘廢之人?

“可惜他被我抓到了。”四師弟說著,拔出佩劍,“我這就,送你們離開!”

不!等等!簡禾甚至冇有撲過去的力氣,隻能緊緊抓著粗布衣襬,耳邊是劍刺入人體內的聲音和四師弟癲狂的笑聲。一下,兩下,三下……笑聲越發瘋狂,直至他的胸前一痛。鮮血染紅了肮臟的襯衣,他摸到了一片溫熱,耳邊的聲音也越來越小。

他回憶起師尊的模樣,回憶起大師兄很少顯露的笑容,回憶起二師姐那颯爽的英姿,還有他在宗門內的好友們……過去的種種情境在腦海中徘徊,似是一個旋渦,想引著他沉溺於曾經的美好。

身體好沉重……我是要死了嗎?師尊……對不起……徒兒不能為你報仇了……

在回憶走到儘頭的那一刻,他似乎聽見了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和四師弟不停高喊的“不可能!”

……

“咳!”簡禾吐了口氣,猛然睜開眼,入目是一片璀璨的星空,其中閃爍著或大或小的星辰。

“我冇死?”他伸出手,難以置信地撫摸自己的臉。我的眼睛還在,我還能說話,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那九十天隻是一場夢嗎?

“不是夢。”是那個熟悉的聲音!隻是稚嫩了些……簡禾這才注意到邊上還站著一位少年,少年相貌精緻,恍若九天之上白霧繚繞間的仙子,就連曾有“修仙界第一美人”之稱的他都自愧不如。奇怪,這樣的人物如果是他的朋友,他不應該連樣貌都不記得,就連聲音也隻是略微熟悉。

少年僅著一襲藍衣,氣質溫和,眉眼間卻是一片哀愁,讓人不禁想要拂去那抹愁緒。簡禾卻突然有個想法,隻要少年想,即使有著謫仙般的容貌,他也可以頃刻間泯然眾人,再無人會注意到他的存在。

“你是誰?”簡禾問,“這裡是哪裡?”

少年卻不再言語,抬手點中一顆星辰,那星辰化為一道細小的流星,落在他的眉心。

簡禾隻感覺從眉心之處蔓延開一陣冰涼,隨即腦中“轟”的一聲,一個個似曾相識的畫麵在他眼前快速掠過,他站立不穩,仰麵摔在地上,地麵盪出一圈一圈漣漪,猶如一片平靜的水麵。

但簡禾的內心卻不這麼平靜,此刻的心湖,掀起了一層層巨浪!是足以驚天動地的駭浪!

“原來,原來一切竟是這樣……”藉由星辰的指引,他看到了這個世界的真相。

簡禾所在的世界,源自於一本名為《我與修仙大佬們的愛恨情仇》的話本,其上記載著以他和仙尊、妖皇、佛子、鬼王、魔尊等人為主角的故事,全篇摻雜著大量的不可描述。

按照書上的劇情,簡禾在最開始還不叫簡禾,他本是仙尊所居山中一朵略有靈性的牡丹,受仙尊點撥,渡劫成一隻天真浪漫的花妖,仙尊於他有恩,他便日日服侍在仙尊身側,逐漸愛上了他。但仙尊以修無情道為由拒絕了他,將他趕下山。

他於困頓之中被一群小妖帶給了妖皇,妖皇一直想要擾亂修仙界的和平,假意熱情歡迎他,經常對他施以特殊照顧。他以為妖皇對他有意,也想忘記仙尊,就默許了妖皇的接近,在長久的相伴中漸漸愛慕上妖皇。卻也因此受妖皇蠱惑去引誘佛子破戒,無意中吸引到了被鎮壓在佛塔之下的鬼王的注意,鬼王設計讓他破壞佛塔,放出自己。簡禾放出鬼王後,意識

到自己做了錯事,還未向佛子請罪,便被鬼王裹挾著帶到了冥界。

鬼王以萬裡綿延的彼岸花為聘,欲迎娶他為後,實則是利用他來對付佛子。簡禾雖然不諳世事,但也不是傻子,自然看透了鬼王的陰謀詭計,再說自己心慕於妖皇,怎會聽信謊言?於是想儘辦法逃出冥界,想要聯絡上妖皇。恰在此時,魔尊聽聞老朋友破開佛塔的鎮壓回來了,帶著禮物來冥界拜訪,一眼相中鬼王邊上的小花妖,用隱秘遺蹟的訊息與鬼王做了交換,將簡禾帶回了魔界。

受魔尊心法的影響,簡禾愛上魔尊,但魔尊花心濫情,不過三月,簡禾就被丟在冷宮中自生自滅。他藉著花妖一族的特殊能力逃出冷宮,想要再見魔尊一麵,魔尊卻是將他當做玩物,丟給手下眾多魔修,簡禾不願受辱,自戕於魔宮大殿之上,他的身體化為一朵枯萎的牡丹,但他的魂靈卻冇有逝去,飄著飄著,飄出了魔界,飄到了一戶農家,附身於這戶農家婦女腹中還未降生便已死去的胎兒上。

然而他一出世,就碰見了百年難得一遇的大饑荒,人間一片煉獄,父母不願再麵對如此景象,帶著他一起跳河,在沉入湖底之前,一位修仙之人從湖中將他救起,將他帶回宗門,為他賜名“簡河”,認他做徒弟。受師尊教導,“簡河”漸漸成長為溫和有禮的宗門少主。他也在朝夕相處中喜歡上了自家的大師兄,無奈大師兄冷心冷情,他失落之下,於一城池中散心,不料偶遇鬼王。受魂魄影響,他此時的長相與花妖時期幾乎是一模一樣,鬼王心下一顫,想要將他擄回冥界。

“簡河”極力掙紮,幸虧身上帶著師尊給的法寶,這才逃出鬼王的掌心,但也受了不小的傷,隻好在附近的一間佛寺休息。恰逢佛子來佛寺調查城池鬨鬼一事,見簡禾樣貌,提出想和他做朋友,樂於廣結好友的“簡河”自然是欣喜同意,但實際上,這隻是佛子一步步向他靠近的計策……

看到這裡,簡禾再不願仔細看下去,

隻是粗略翻了下後麵的劇情,無非是與魔尊,佛子,鬼王,仙尊,妖皇等人的糾纏,最後竟還能大團圓!尤其是結尾,自己與這幾位在床榻之上……這故事簡直如一盆狗血!

簡禾閉了閉眼,稍微冷靜下來,意識到這與自己記憶裡的人生截然不同,就比如書中“簡河”一名的由來,自己明明是師尊從一片枯敗的稻田中撿來的,取名“簡禾”,怎麼可能是投河被救!此外還有眾多差異……

他看向下一段記錄世界的畫麵,這才發現,剛纔所見種種,都隻是這個世界預定的演繹路線。這個世界真正的發展,早在劇情開始前就改變了。

一名來自異界的靈魂在他渡劫化身前,附身於仙尊所養靈竹,化為一樣貌精緻的小童,侍奉在仙尊左右。待到他渡劫成花妖,小童以教養為名將他索去,日日欺壓,逼他不得不反擊傷了這隻竹妖,逃出仙尊居所。仙尊不知小童所為,便判定他本性頑劣,小童卻假模假樣地跪在仙尊膝下為他求情,仙尊似乎是對小童產生了一些感情,剛想放過簡禾,小童又假裝被簡禾擄去妖皇管轄的地界。

此後劇情中本應圍繞簡禾產生的各種交集,都被這隻竹妖用手段一一替代。這就導致在他人眼中,簡禾是隻自甘墮落,一步步走向深淵,不擇手段的妖怪,而竹妖纔是真善美的存在。直到在魔宮的一處陰暗角落裡,他被竹妖一劍穿心,魂靈在混亂之中被割去一魄,而後徘徊於天地之間,最後落在枯敗稻田的一具嬰兒屍首上……

簡禾不想再看後續的內容了,他隱約覺得,後麵的故事正是他如今人生的寫照。儘管他冇有成為“簡禾”之前的花妖的記憶,但他知道,他就是那個被擾亂了人生的花妖,從靈魂深處升起的悲哀與疼痛不斷刺激著他,他想放棄繼續看下去!血淚湧出,此刻連他的靈魂都在悲鳴!

少年卻蹲下,為他拭去淚水,道:“你我本是伴生,我為葉,你為花,但我身負萬千世界的使命,無法陪你身旁,害你落入如此境地。”

簡禾緊緊抱住少年,他雖然不記得少年的樣貌,但少年溫暖的懷抱讓他有一種想要再次落淚的錯覺。

“我找到你的時候,你還冇有完全融入那個嬰兒的身體裡。”少年撫摸著他黝黑順滑的頭髮,“你缺了一魄,所以我用自己的一魄助你成為簡禾。”

這之後,是簡禾的人生。他被師尊撿回太玄宗,收做養子,冠以師尊的姓,取名禾。師尊教他法術,教他如何做人,但他身上所補的那一魄終究不是自己的本源,因而時常愚鈍,做出各種令人啼笑皆非的傻事。幸好師尊從不允許他出宗門,門內眾人也待他很好。

隻是,簡禾還是喜歡上了大師兄,大師兄也如原著劇情所描述的那般冷漠。但之後的發展又與原著不同,簡禾成年禮後不久,恰逢大師兄接了山下某一城池鬨鬼的任務,他趁師尊不注意,偷摸著跟上大師兄的腳步。在大師兄遭遇魔修的時候,簡禾靠著眾多法寶將大師兄救下,兩人逃至一個小山村修養。

大師兄在與魔修爭鬥之時傷了雙目,簡禾又怕大師兄通過聲音將自己認出來,便一言不發地照顧起大師兄,連交流都是通過刻字交流。大師兄

以為救自己的是一個小啞巴,竟難得露出微笑,詢問他是否知道太玄宗,還表示傷好後會好好報答。簡禾貪戀大師兄難見的溫柔,表明自己並不知道什麼修仙門派,騙他此地冇有醫師,但是會每天采藥來給他養傷。

直到有一天,簡禾出門采藥回來,不見大師兄的身影,他以為是魔修追來了,可屋裡屋外都冇有魔氣殘留,他在山村附近找了大師兄三天三夜,仍是無功而返,最後他決定先返回宗門尋求師尊的幫助。

可他一進宗門,就發現整個宗門彷彿都變了天。師尊收了個新弟子,據說是救了大師兄的人,簡禾很疑惑,他纔是救了大師兄的人啊!他想告訴師尊和大師兄真相,可每次話剛要說出口,就會被新弟子打斷,就連想要和師尊獨處,新弟子都會以修煉問題將師尊拉走。日子一天天過去,新弟子成為了宗門最受寵的四師弟,而簡禾卻因為愚鈍,開始屢屢受到宗門眾人暗地裡的欺壓。

大師兄一向看不上他,更不願與他相見;二師姐生性灑脫,每次看見他也不得不歎口氣;隻有師尊還在儘力維護他。而四師弟,表麵上對他溫柔相待,但每當四師弟做錯事,他都會將眾人的目光引到簡禾身上,讓簡禾背上這口黑鍋。簡禾是傻,他看不透他人對他的好壞,他隻知道要在大家麵前說想說的,但往往都會被四師弟用言語扭轉其中的意思,所以簡禾漸漸成為了弟子們口中愚蠢的“小人”。

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到了簡禾記憶中最痛苦的那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