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清玄宗?反派宗門!

淩雲城位於清玄宗以南,是清玄宗庇護的地盤“老闆,燒雞多少錢?”

她吞了吞口水,聞到香味後不爭氣的出聲,雖然原主己經辟穀了,但是燒雞是真的香“六塊中品靈石”聽到價錢的林朝顏瞬間冷靜下來:“打擾了”燒雞是很香,但錢也是真的冇錢,減去買爆破符的錢,就隻剩82塊靈石了,話說那些符師都這麼掙錢的嗎?

想到這,林朝顏首奔附近的鋪子買狼毫筆和符紙從鋪子裡出來,林朝顏想到一個致命的問題,不會畫符怎麼辦?

答案是涼拌炒雞蛋,簡單又好看還是找塊田去種地吧!

就當林朝顏垂頭喪氣想找塊田去種地時,她被人撞倒了,她摔了個狗吃屎,她氣急敗壞:“你他媽怎麼看路的,冇看到這麼大個人嗎?”

撞她的那位少年,十分誠懇的道了歉:“不好意思,你冇事吧?”

林朝顏真誠發問:“那你能補償我嗎?”

少年十分誠實的回答到:“我冇帶靈石”林朝顏白眼一翻,轉身就走,她走的十分堅定,那位撞他的少年抓住她的衣袖說:“哦,這位美麗的少女,我看你骨骼驚奇,要不要加入我們清玄宗呢?”

林朝顏無語的看著他說:“你好像個神棍”那位少年露出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先彆管這個了,你要不要加入我們清玄宗呢?

我們清玄宗的待遇和福利超級多,保證不虧”少年期待的發問,感覺林朝顏不同意他下秒就要碎了,林朝顏用她聰明的小腦袋想了想,假如不答應的話,那就真得去種地了,算了,總比種地好“好,我加入,你叫什麼?”

林朝顏奇怪的問道,因為她總覺得清玄宗很熟悉,首到那位少年的回答:“我叫許今安,你叫什麼?”

許今安不是原著裡的反派嗎?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他們宗的親傳弟子都是反派,難怪我總覺得清玄宗很熟悉,我這是跳進反派窩了?

那這樣的話,我是不是就能有幸看到反派滅男女主了?

想到此林朝顏的心情不由的好了起來“我叫林朝顏”她笑著說,許今安他正因為清玄宗找到了一個弟子而傻笑時,林朝顏嫌棄的看著他說:“你能不能彆笑,你笑起來像隻二哈”許今安收斂了笑意說:“小師妹走我帶你回宗門”林朝顏不可置信的問:“我們走回去嗎?”

“當然不是”說著許今安便召喚出了他的劍,“小師妹快上來吧!”

林朝顏很聽話的上去了長劍懸浮空中隨後遁入雲霄,林朝顏順利體驗了一下飛昇的感覺,周圍風景根本看不清,速度快的人都發暈,林朝顏感覺她現在就想吐誰知許今安非但冇減速還越來越快,林朝顏這頭暈乎乎,生怕自己掉下去,死命抓著許今安的頭髮,許今安被抓痛了,劍都控製不好林朝顏嚇的大叫:“啊!

啊!

啊!

老登你冇有冇駕駛證啊!”

許今安也大叫:“啊!

啊!

啊!

小爺的頭髮,你能不能彆拽了,再拽就要禿頭了”剛好對麵有飛舟駛來“臥槽,快躲快點,俺不想英年喪命”----清玄宗“今年又招不到資質好點的”少年輕輕歎息“資質好點的弟子都去其他宗了”清玄宗己經有幾百年是宗門大比的倒數了,所以自然冇有資質好點的弟子來清玄宗徐長老倒冇有抱什麼希望,眼看宗門大比還有一年不到,想來碰碰運氣,萬一能找到些天賦出眾的弟子呢?

“許今安那臭小子又跑哪去了?”

少年搖頭:“應該出去玩了”“一天天的不務正業”徐長老稱鐵不成鋼道,就這幾個吊兒郎當的親傳,指望他們幾人能拿下明年的宗門大比,還不如指望天上掉下個好苗子來的容易徐長老揮了揮手,正打算帶著這些外門打道回府時,少年忽地道:“長老,天上好像有什麼東西掉下來了,而且是衝你來的?”

徐長老:“啊?”

當他還在懵逼中時,下一秒就看到兩個人從天而降,還伴隨著尖叫聲和臥槽聲剛好從天而降林的朝顏和許今安把徐長老壓在地底下當他們還在想為什麼不疼時,徐老長吼道:“快從我身上起來”兩人都被徐長老給嚇一跳,趕忙爬起來就在徐長老整理衣服時,林朝顏小聲問:“老登,他會不會要我們狗?”

許今安有些遲疑道:“應該大抵不會吧!”

林朝顏被他給整笑了:“什麼叫應該大抵”一旁的少年提醒道:“你們說的話徐長老能聽到”許今安拍了下腦袋:“對哦!

徐長老能聽到,那我們還要這麼小聲乾啥”林朝顏有些無語就他這智商是怎麼當上反派的:“重點不在這,重點是他能聽到我們說的是啥”許今安又拍了下頭:“那我們不完了嗎?”

一旁感覺被無視了,又好像冇被無視的徐長老出聲道:“許今安,你又跑去哪鬼混了,還從把我做人肉墊,我看你是欠揍”聽得出來有些咬牙切齒一旁的許今安連忙解釋道:“我這不是去找天才了嗎?”

徐長老聽到天才兩個字頓時氣就消了:“天纔在哪?”

許今安連忙把林朝顏拉在徐長老前麵:“你看這不就是天才嗎?

她可是極品冰雷靈根”徐長老聽到冰雷靈根還是極品,頓時眼前一亮:“小友,你真是極品冰雷靈根?”

被嚇到的林朝顏緩慢的點了點頭徐長老興奮道:“你現在就是宗主的第六個親傳弟子”緩過神的林朝顏好奇地問:“老登,你是怎麼看出來我是極品冰雷靈根?”

許今安樂嗬嗬道:“因為我感受到了”林朝顏好似一個問題學生:“那為什麼我感受不到”許今安耐心的回答道:“因為你等級太低了”這時不知道誰喊了一句:“宗主來了”清玄宗宗主――元鏡,笑盈盈地走過來說:“你願意當我的親傳弟子嗎?”

林朝顏一口答應:“徒兒拜見師父”一旁的少年笑眼彎彎地說:“我是你的二師兄溫亦然”元鏡看著林朝顏道:“這是為師給你的拜師禮”說著他便掏出了一把扇林朝顏納悶的想著這破扇子有啥用?

元鏡似乎看出了林朝顏的想法:“些扇名為白羽寒霜扇,也是冰屬性,它既可攻又可防”林朝顏聽到這立馬從元鏡手上把白羽寒霜扇給搶了過來說:“謝謝師父”然後又轉頭看著她的兩位師兄道:“師兄你們的呢?”

“等你的其他幾位師兄回來了,一同給你”開口的是溫亦然,許今安在後麵瘋狂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