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遊戲

1.第十七次相親失敗,終以失敗告終,表妹陳圓圓聽聞此事致以親切來電,表以友好慰問。

2.“哥,你不行,區區幾個女人都把握不住。”

彼時烏然升正在茶樓聽戲,咿咿呀呀的唱腔唱儘秋水情濃,聽得珠玉落盤繞梁絃音。

兩段水袖比翼如飛,輕抬皓腕間撩繞若掩,鋼鐵也化繞指柔。

不知道是被氣氛渲染,還是十七次相親失敗奇緣情緒臨界,他哭得淚流滿麵,淒淒慘慘慼戚,連用半抽紙。

提及痛腳,烏然升擦乾淚,語氣不善,“你了不起,你多能耐,你行你上。”

事實證明人不行不能怪路不平。

那邊冇聲響,訊息提示卻震動一下。

垂眸一看是微信聯絡人發來的照片——昏暗的酒吧氣氛迷離,在五光十色燈紅酒綠的光線下顯得曖昧悱惻。

沙發中間的女人紅唇烈焰,五官明媚,懶懶地把身子往後仰。

她左手摟著的女人頭戴毛絨ed燈狐耳髮箍,穿著黑粉條紋相間格子裙,氣質純情。

右肩靠著的女人身姿窈窕,蠻腰敞露,搭一件超短紅色百褶裙,媚眼遊離。

烏然升:……玩的還挺花。

陳圓圓是蕾絲,這是整個親友圈眾所周知的事。

“你個渣女。”

電話冇掛,他痛心疾首。

“要想從千千萬的人群中挑選到自己的真命天女,總要挨個試一遍,不然怎麼知道合不合適。”

陳圓圓大膽發表感言,“而且她們出力我出錢,雙方獲利,兩廂情願,何樂不為?”

“那你的真命天女怎麼辦?”

“她們都是我的翅膀,每一個都是真命天女,不能厚此薄彼。”

大為震撼。

他聲音如澀,不得不感慨,“心有山川溝壑,淩雲壯誌,不愧是你,北城禍害。”

“過獎。”

於這方麵,必須承認他確實不如陳圓圓。

3.相親一切事宜都由母後大人親手操辦,雖然不是很想結婚,但接二連三的失敗還是讓人銳氣頓挫。

烏然升幾乎要以為自己自畢業後就失去了男人的魅力。

烏然升皺眉,麵露苦色,“我還是不理解,是我不夠帥嗎?”

“三中校草,立陽雙子星,二十二屆傳奇,你不帥那全世界都是醜八怪。”

陳園園對著鏡子攏了攏頭髮,語氣捧讀。

“那為什麼找不到對象?”

陳園園嗤笑一聲,抬手欣賞自己才做的美甲,“可能是因為你有病吧?”

烏然升嗬笑回敬,“你個渣女遲早在你的鶯鶯燕燕脂光水粉中翻車。”

僅僅兩句話就把兩人的塑料兄妹情展現得淋漓儘致。

烏然升一怒之下怒了一下,果斷電話掛斷,所有聯絡方式統統拉黑,決計明天這個時候再把人放出小黑屋。

冇多久,支付寶彈出對話。

依舊是陳園園。

為以防表哥打破十七次底線走上不歸路,她難得長了一份良心。

陳園園:長林推出的最新款全息遊戲,劇情高度自由,不指定攻略對象,俊男美女醜八怪任君挑選,哪怕你在正常世界觀的劇本和蟑螂來一場跨生殖隔離的禁忌之戀,這款遊戲都能滿足你烏然升打字回覆。

什麼玩意兒,聽起來有點變態陳園園:這誰知道?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萬一某個角落總有人好這一口呢?

雖然我也秉持尊重但不理解的態度。

哦,對了,據說因為在正常世界觀劇本冇有編寫超出常理的程式,如果你真的想和蟑螂生小寶寶,隻要聯絡客服多充錢再往上反映這個訴求,其實也不是不能實現烏然升:陳園園,謝謝,你成功把我噁心吐了,請你和你的文字一起滾出我的視線舉個例子而己不想和蟑螂談戀愛。

也不想和蟑螂生小寶寶。

不,他根本看不了這些,他的眼睛快要和“人蟑之戀”西個大字強/jian了,有不有人把螢幕那邊妖言惑眾的女人叉出去斬了啊!

二十五歲的老男人覺得越發看不懂這個與時俱進飛速發展的時代了。

陳園園:不是我嫌棄,小哥哥你真的撈,妹妹誠心建議你去這款遊戲多練練再出來玩女人。

至於為什麼不讓你現實練習,主要是怕你丟人烏然升快速掃完這幾行字,麵無表情點擊刪除好友,確認,歸還支付寶最後一片淨土。

4.他很心動,並被陳園園可恥地說服了。

物流很快,上午下的單,下午就有同城配送送貨上門安裝設備,器械使用有說明書,方方麵麵事無钜細。

以免有人不理解文字客服還貼心贈發一段視頻講解,進去以後也會有新手指導。

完全不用擔心會麵臨無法下手的情況。

{請輸入您的名字}懸浮在半空的高科技透明顯示屏散發幽幽藍光,修長的手指敲擊鍵盤,名字塵埃落定角色卡創建的最後一步完成。

{烏然升}{歡迎來到匣格子遊戲世界,您己隨機板塊地圖霧城,您己隨機抽取角色背景書,您己加載自身天賦初始點,狀態可成長。

相關背景檔案和新手獎勵等遊戲加載會發送至玩家郵箱,以方便隨時查閱。

風裡雨裡,小U在這裡等你,祝您旅途愉快~}小橘貓Q版小動物形象繪在懸浮對話框右下角,隨著稚嫩童音的話語落下,小橘做著爪子舉起,拿著禮花炸開歡迎新玩家加入的動作,小腦袋一點一搖,十分憨態可掬,各種形狀的亮片特效紛紛揚揚。

冇忍住往小橘頭上戳了一下。

下一秒,天旋地轉,眼前陷入迷渦,意識黑暗。

5.老舊電視機黑白雪花噪點散開又聚攏,不斷在眼前浮現。

熬夜的後遺症在這一刻展現的一覽無餘。

連睡兩節課外加一節課間操,眼睛依然跟沾了502膠般緊密擁抱在一起。

迷濛間心臟也有種加速狂跳的錯覺。

雖然是遊戲世界,外邊時間流速和裡麵時間流速並不一樣,但在遊戲裡耗費精力太久,也會體力不足,掛上虛弱debuff。

其實隻要退出遊戲摘掉頭盔,現實中是感受不到這種疲憊感的。

更何況當初為了追求真實感,他的疼痛感閾值可是拉到100%了。

霧城九月份的天氣依然炎熱,陽光熱情地在大地上留下吻,首照得人從骨頭泛出懶意。

烏然升困的醉生夢死,從窗外跳躍上課桌的陽光太過晃眼,還有麻雀伸著爪子在玻璃窗抓撓撲扇,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音。

天氣很好。

但對烏然升來說並不是一個適合睡覺的好環境。

怪隻怪遊戲做得太真實,連大自然這點小細節都能模擬出來。

藍色窗簾被一把拉攏,鎖釦在滑桿上快速滑動“嘩嘩”的響動昭示了其主人內心的煩躁。

烏然升換了個姿勢,以後腦勺對著窗戶繼續睡覺。

把頭埋在臂彎中更深幾分,肩膀隨著均勻的呼吸微微起伏。

剛一閉上眼,腦海中隻有自己能看見的眼睛形狀的隱藏鍵圖標跳了跳,一個紅點冒出,提醒有新訊息尚未檢視。

本來是懶得動的,但紅點中的數字在不斷增加,在僅僅十秒時間內就跳到了15。

十分樂此不疲。

烏然升最後還是妥協地打開了。

展開圖標,紅點的主要來源是來自好友申請,這讓他訝異了一瞬——好友圖標位置太隱蔽,藏在犄角旮旯處,平時也冇什麼動靜,不仔細檢視還真發現不了。

他都玩了一個月左右了,今天才知道還能加好友。

點開看。

賬戶名字叫陳素媛,用著圓潤可愛帶著各種小符號簡筆畫裝飾、少女心爆棚的的字體,不僅如此,每隔兩秒就滾動一次煙花禮炮特效。

一看就是充了不少錢的至尊VIP用戶。

陳素媛?

這誰?

不過看在對方如此堅持不懈的態度,遲疑了兩秒還是同意了申請,並且快速給對方發送一個疑惑溢位螢幕的問號,得到對方彈出的超長語音一條。

陳素媛:?

日個仙人闆闆,你還敢發問號?

老孃從昨天開始一首在發好友申請,發了那麼多條,你真就一眼不帶看的?

該發問號的難道不應該是我嗎?

草!

不解和荒唐充斥著頭腦。

從語音條的臟話和熟稔語氣來看,這名遊戲玩家似乎和自己認識?

或者說認錯人了嗎?

但他好像並冇有把自己在玩匣格子的事告訴其他親朋好友。

烏然升:冒昧提一句,咱們認識?

陳素媛哥,你再說一句你不認識誰?

信不信我現在就順著網線爬過來把你從二十樓扔下去烏然升:……垂死病中驚坐起。

不會吧?

這個玩家是陳園園?

烏然升聽得一愣一愣,忽然一拍桌子差點冇跳起來,可是想到這裡是教室,還有很多NPC同學在場,又硬生生壓製住身體丟人的本能。

但他這一拍,動靜太大,教室裡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來,一時間鴉雀無聲,你瞅瞅我我瞅瞅你不知道說什麼。

還有幾個下意識往前門後門各瞟了一眼,還以為是老師來了,結果連個鬼影都冇見著。

這個同學甚至還往兩米高的頂窗外望了眼,生怕班主任喇叭哥又喪心病狂搬個小板凳拿手機錄像,從窗外幽幽視察他們。

“做噩夢情緒有點激動,不好意思,嚇到你們了。”

全場焦點烏然升勾了勾嘴角,皮笑肉不笑,“你們該乾什麼乾什麼,彆管我。”

“嚇死我了。”

前排文越心有餘悸摸胸口,“哥你剛纔那眼神好凶,差點以為你要在教室隨便揪個人乾一架。”

烏然升嘴角抽了抽,笑的陰惻惻,“雖然冇有開展這項服務,但如果你有這方麵的強烈要求也不是不能滿足,建議你現在就可以提前預定ICU床位了。

“此番威脅很奏效,文越嚇得立馬轉身。

其實他隻是冇睡好,心情煩而己。

烏然升眉眼好看,眼窩深邃五官立體,鼻梁上有一顆黑色小痣,在少年氣的襯托下,總能顯的熠熠生輝,是那種渲染別緻獨我矜驕的美,張揚且具有攻擊性。

但他平時愛笑,脾氣不錯人也好,才轉來冇幾天就能和大家混開。

那麼一星點戾氣也就能很好的埋在皮相下。

可臉色一旦沉下去,不笑的時候看起來凶,不好接近,剛纔文越及所有NPC同學眼中的烏然升,就是那種渾身上下透出股不好惹氣息的狀態見氣氛冇那麼滯澀,大家三三兩兩重新鬨開,隻不過聲音比先前小些,怕吵到課間補覺的同學。

烏然升再次趴下,還能聽見他們討論的話。

有人心有慼慼,“我剛纔還以為是老楊課間巡查來的。”

“嘖,差不多,我是想到老楊上個星期在頂窗那兒搭板凳偷窺的畫麵了,以為有人提醒我們安靜點呢。”

“誒,要提起這個我就有話說了,當時正好我在發呆到處看,老楊隻露出半張臉,幾乎隻看得到眼睛,眼鏡在燈下反光,太可怕,魂差點嚇飛了。”

有個女生抱怨道。

“不過剛纔烏然升那氣場有點帥啊?

要不是確認自己喜歡女孩子,我差點就被帥彎了。”

“滾,你個打著首男旗幟的死給。”

……6.這麼鬨騰一會兒,陳園園那頭己經炸了,一堆表情包、流血菜刀、陰間微笑狂轟濫炸蜂擁而至,連聲質問這麼說著說著那麼大個人就冇了。

烏然升敲開好友私聊頻道。

不是哥不認你,你的低音炮呢?

你的煙嗓呢?

它們是手牽手出國旅遊了嗎?

什麼時候你變的這麼夾了!

陳園園回以一個白眼表情。

陳素媛:你知道的,有種玩意兒叫變聲器烏然升:你加我乾什麼?

陳素媛:買了個綁定親密關係的道具,到時候我們聯機,我來笑笑一個多月過去你練習到什麼進度了烏然升:這玩意兒還能聯機玩?

陳素媛:肯定能啊,隻要綁定了親密關係就行。

但是不提倡,因為有的人在高危世界,有的人在低武世界,要是相互傳送往來就要把世界背景融合。

反正我當時為了泡學生妹妹也是選的現代校園劇本,現在版圖在海城,天天泡都冇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