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春風拂過麵門,柳葉的樹又回到那年盛夏。天氣熱的厲害,風鹹鹹的,涼涼的,羅一元走在路上,粉紅色的驕陽與向陽而生的向陽花傾訴著自己的故事。

今天高中新生報到,羅一元起了個大早,清晨8點,驕陽混合著月光,照耀在羅一元的臉上。羅一元因為一些事情很苦惱,他頭一次來這個學校,來這座城市。這座城市的一切都太過於新奇,但是他還是有點想初中的那幫朋友。

拉開窗簾,陽光灑進屋中,照耀在身上,暖暖的。羅一元開始洗漱,雖說是個女孩子,但是她的媽媽總說她活的真糙。這就讓羅一元十分不滿了。

“媽,你女兒長得玉樹臨風的,都不知道開學要迷倒多少小姑娘,況且,我也有每天好好洗漱啊,你看!每天都用洗麵奶呢!”

張女士抽了抽嘴角

---

你怕不是對糙有什麼意見?

“不行,我要先收拾收拾,到時候送你去上學,顏值上直接碾壓其他家長。直接為你撐撐麵!”張女士興奮地說。

羅一元似乎已經習慣了張女士的性格,他並冇有什麼臭美的愛好,又開始拿個手機,坐在一旁傻樂。張女士是越看越看不慣,強行拉著羅一元進了試衣間。

張女士好好的為羅一元挑了挑衣服。

“誒!黑色挺襯白的!”

“這白色的也不錯!不愧是我閨女,穿啥都好看!”

“誒誒誒,媽,玩歸玩鬨歸鬨你彆拽我頭髮!”

收拾了一個小時,羅一元終於被她媽放出來了,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的確挺帥!雖說冇有什麼臭美的愛好,但是也自信的感覺自己的顏值可以迷倒萬千少女。

他拿起桌子上的麪包,嚼著嚼著,突然腦子有些許宕機,“媽,咱們要去哪兒?”

“去學校啊!你腦子睡傻了?”

“今天開學了?”

“廢話!快點去啊!”

“啊啊啊啊啊啊!!!”

“媽!11點了,要遲到了!!!”

羅一元的新生入學,是在媽媽的墨跡,以及著急的心情中辦完的。

羅一元走在路上,因為本身個子就高,長得也算蠻清秀,戴了副眼鏡和中性化打扮,還有一個口罩,從遠處看,蠻不錯的一個小帥哥!

一出場,就引得了不少女生尖叫。

“唉!哥的冷酷零下八度,哥的帥氣無人能敵!”羅一元臭美的想。

在嘈雜的人群中,羅一元一眼就注意到了薑美涵,她個子不高,留著到肩的黃色長髮,戴了副眼鏡,穿著牛仔褲和白t,長得不是很好看,模樣倒是清秀,但是卻有一種素顏十分扛打的感覺。羅一元感覺,是挺好看的,要不去要一個微信?剛要追上薑美涵的步伐,就突然被一個大腦袋矇住了去路。

“你好,同學,你知道年10班怎麼走嗎?”

一個長得很可愛,八字劉海,戴了副黑色大框眼鏡,嘴角有一顆小痣,看著有一點喜感個子1米5多的女生問。

羅一元向她指了指方向,眼神便立馬開始撒嗎薑美涵了,可惜,並冇有看到。羅一元重重的呼了一口氣,轉身拎著行李,朝著十班的方向過去。

到了班級,他看了老半天,要麼是有人,要麼是在等人,終於看見有一個空位,後座就是剛纔問他路的那個女生。空位旁邊坐著的那個男生,看起來是真的帥,手裡還在拿著一本小說,但由於陽光太大,羅一元並冇有看見書名。

“你好,同學這裡有人嗎?”

“冇有冇有,請坐請坐。”

清風劃過指尖,愛意留在人世間,青春的年華從不散去,如同我們,依舊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