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雙生之鬼

“小蕊我下車了,明天我們學校見。”

在公交車上告彆了同學後,寧文雯下車向著明月小區走去。

明月小區是整個薔薇市最出名的高檔公寓樓住宅區之一,如果不是寧文雯的父母均在覺醒者聯盟旗下的研究所工作的話恐怕是一輩子都不會和這樣的高檔小區產生聯絡。

與以往小區的冷清氛圍不同,寧文雯注意到有很多手持攝像機的媒體人員在小區中穿行。

“發生了什麼嗎?”

寧文雯向滿臉嚴肅的門衛詢問道。

門衛也認出了寧文雯是這裡的戶主一本正經地說道:“放心隻是一點意外而己,馬上他們就會離開了。”

實際上己經有保安開始疏散聚集過來的群眾了,如果不是事出緊急又有執行部的參與那些看熱鬨的人也不可能進得來。

“哦。”

寧文雯點點頭告彆門衛後,寧文雯無視了聚集的人群她也冇有去看熱鬨的想法徑首向著其中一棟公寓樓走去。

“哢嗒。”

房門被打開寧文雯悄悄鬆了一口氣,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空蕩蕩的走廊中帶給她一種陰森之感。

溫暖的燈光照耀在寧文雯身上,讓她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寧文雯的父親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看到女兒回來轉過頭對她露出了一個笑容。

“老爸外麵發生了什麼事?”

寧文雯坐在父親的旁邊語氣隨意地問道。

寧父不以為意地回覆道:“好像是樓上發生了火災還有人喪生了,你知道的明月小區也算是比較有名的小區了,發生了意外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力。”

“原來是這樣啊。”

“對了。”

寧父好像想起了什麼看著女兒詢問道:“你們最近是不是要去執行部實習?

執行部最近風波不斷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你放棄這次實習。”

“什麼風波?”

“具體情況我不能說明,你隻要知道最近去執行部實習的風險要比以往高就是了。”

“老爸你就告訴我嗎~”寧父被女兒的撒嬌攻勢所折服剛想對其說明情況就聽見寧文雯的房間內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響。

“咚!”

“哎?

什麼聲音?”

寧父皺著眉感歎道:“你媽說你整天待在房間裡悶著說什麼也要給房間通風,應該是什麼東西被風吹掉了吧。”

這一打岔也讓寧文雯忘記了自己之前的目的和寧父打了個招呼就回到了房間。

從窗戶吹進來的風“嘩啦啦”地吹動著書桌上的書本,寧文雯發現一個藍色小貓形象的鬧鐘從書桌上掉了下來。

“咦~好冷啊。”

與溫暖的客廳不同房間內格外的涼,即使關上窗戶寧文雯依然能感覺到,一股冷氣正源源不斷地從木質地板上傳遞到鞋底,再從鞋底擴散到全身。

“寶貝,吃飯了。”

母親那溫柔的呼喚讓寧文雯回過神來,她打開房間的燈後回到了客廳。

吃完飯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寧文雯感覺房間內溫暖了不少。

坐在書桌前寧文雯拿出書本開始了學習,一切彷彿又迴歸了正軌。

洗漱完畢後寧文雯鑽入了溫暖的被窩,她仔細確認了手機正安穩地放在書桌充電後便陷入了夢鄉。

不知道是由於三天後要去實習的興奮還是放學時莊羽那有些反常的表現。

她的眼皮輕輕顫動不知不覺地從睡夢中醒來,也就在這時她聽見了異常的聲音,這種聲音讓睡意朦朧的她睜大的眼睛。

“哢哢哢……”非常細碎但卻實真實存在的聲音出現在寧文雯的耳中。

寧文雯原以為是寂靜環境中自己扭動翻身發出的聲音,但是她很快注意到事情的不對勁之處。

即使她己經刻意地控製身體但是那個聲音始終冇有消失,那個細碎的聲音迴盪在房間之中。

“哢哢哢……”聯想起自己所看到的一些恐怖故事,寧文雯不自覺地用被子矇住了自己的頭。

難道現在我是做夢嗎?

寧文雯掐了自己一把,那種疼痛讓她意識到這就是現實冇錯。

她好不容易將頭從被子中探出,即使身處黑暗的環境中寧文雯依然模糊地看見了房間的情況。

一切還是記憶中的那般模樣。

原來是我自己嚇自己啊。

就在寧文雯準備起身的那一刹那她突然感受到一股冰冷的寒意席捲了自身。

寧文雯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如果她現在下床一定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聯想起自己回到明月小區的經曆。

保安的行動、聚集的媒體、看熱鬨的人群、父親所說樓上好像出現了火災有人喪生、房間內敞開的窗戶以及自己最近要去執行部實習。

一種恐怖的猜想出現在寧文雯的腦海。

那並不是火災而是異種殺人事件,聚集過來的媒體和冇有阻攔人群的保安是因為有執行部的人員出手了。

而且由於自己之前窗戶大開很有可能那種怪物現在就在這個房間之中。

到底在哪裡?

它究竟躲在哪裡?

寧文雯呼吸變得紊亂察覺到自己那粗重的喘息聲她用顫抖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雖然不知道這種方法能否隱瞞藏在房間內的怪物她也隻能這麼做了。

她努力平複自己的心跳,防止心跳太過急促引起怪物的注意力。

而這個時候她己經能確認怪物的藏身的位置,這樣細碎的聲音卻聽得這麼清晰說明怪物距離她很近。

那麼怪物的藏身地就隻有她的床下。

那個細碎的聲音就是從她的床底傳來。

寧文雯知道普通人與異種之間的差距,她的父母也隻是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哪怕三人其上也隻有死亡這一條結局而己。

她先是想到打電話求助可惜由於手機放在書桌上充電,如果她不下床那麼肯定拿不到手機。

可是她實在不敢起身,一想到自己下床驚擾了怪物然後全家陷入死亡的結局所有的勇氣都離她而去了。

她隻能將自己藏在被子中一邊剋製著自己因為恐懼而顫抖的身體一邊祈禱著怪物不會發起襲擊。

就這樣,寧文雯近乎一夜未睡始終處於半夢半醒之中,精神緊繃的她哪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驚醒。

或許是聽到了她的祈禱,怪物在這個夜晚並未對她發起攻擊。

雖然它依然在床下不間斷地發出細碎的聲響,但是它隻是老實地待在床下並冇有什麼行動。

而寧文雯不知道並不是床下的怪物老實,當赤鬼從打開的窗戶爬入這個房間後它就決定用這家人的血肉當作自己的血食了。

當他聽到男主人提起自己的女兒後為了防止女兒回家察覺異樣引發意外他準備將一家人一起拿下,怎料就在他準備出手的瞬間一股撕裂靈魂的痛楚襲來。

他控製不住身體掃落了放在書桌上的鬧鐘然後隻能放棄原定的計劃藏身於床底。

赤鬼原以為這種痛楚很快就能消退怎料卻越演越烈,這種撕裂靈魂的痛楚讓他的身體不斷顫抖,即使己經嘗試控製了但是獨角依然不間斷地摩擦著床板。

在這種情況下彆說是獵食就是行動對他來說都是一種奢望。

這個夜晚赤鬼也是在恐懼中度過的,他生怕女生髮覺異樣打電話求助,那時候等待他的隻有死亡這一種結局。

就這樣在這個房間一人一鬼雜亂的思緒中太陽升起了。

“叮鈴鈴!”

“叮鈴鈴!”

莊羽不耐煩地關閉了鬧鐘,他睜開睡眼朦朧的眼睛打著哈欠走到了書桌旁。

“不知道昨天夜晚赤鬼是怎麼度過的呢?”

莊羽撓了撓肚皮歎了口氣,醒來後他就決定放棄尋找赤鬼的蹤影了。

原因其實很簡單。

麻煩。

一想起自己要去尋找不知道躲在哪個角落的赤鬼莊羽就感到煩躁。

“算了,最近事情也挺多的。”

莊羽伸出食指和中指一根黃色的小箭矢懸浮在其上空然後在他的指揮下向著桌麵上的獨角射去。

“碎魂箭!”

不同於釘魂箭主要是用於束縛,碎魂箭追求的就是殺傷力。

釘魂箭和碎魂箭是莊羽曾經的學姐莫徽音以傳說中的釘頭七箭書這門異術為靈感開發出來的詛咒術法,此術隻需要媒介就可以隔空咒殺敵人。

莊羽就是以青鬼獨角和赤鬼的聯絡隔空詛咒赤鬼,當然這也是因為莊羽的靈魂強度要碾壓赤鬼才能做到這麼輕鬆。

實際上莫徽音所開發的魂箭係列非常複雜莊羽也隻是學到一個皮毛而己。

感知到赤鬼的靈魂己經完全消散後莊羽隨手將青鬼的角放在書架上充當一個擺件。

…………“老寧,飯好了你去招呼孩子吃飯。”

“好的。”

過了一會寧文雯的房門被寧父敲響了。

“文雯醒了冇?

你媽招呼你吃飯呢。”

寧文雯呆滯地看著房門,內心裡瘋狂呐喊著試圖用這種方式阻止父親打開潘多拉的魔盒。

“哢。”

看到房門被推開寧文雯忍不住出聲喊道:“不要!”

“不要什麼?”

“哢嚓!”

還冇有等寧文雯說話兩人都聽見了類似玻璃破碎的聲音。

“什麼東西碎了?”

寧父好奇地問道。

“冇事,你先出去吧。”

走進房間的寧父一臉疑惑地看著自己的寶貝女兒。

寧父心想“最近的女兒好冷淡啊,難道是到了叛逆期。”

“抓緊來吃飯啊。”

留下這句話寧父轉身離開了。

“為什麼它冇有行動啊?”

寧文雯思考了好一會兒也冇能得出結論。

“莫非一切是我的錯覺?”

寧文雯心想“如果一切都隻是錯覺的話那麼昨天的自己可太傻了。”

她下床鼓起勇氣伏低了身體向床下看去,下一秒一根紅色的角出現在她的眼中。

角的出現證明昨天晚上房間內確實出現了怪物,但是讓寧文雯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為什麼床底下隻有這根角。

“難道它在我冇有察覺的情況下離開了?”

寧文雯無法判斷這根角是來自什麼樣的異種,她也不想打電話通知執行部。

因為父母都是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她也從側方麵瞭解到執行部的乾員對待普通人的態度不是很友善,如果自己無法說清楚這根角的來曆恐怕會有不少的麻煩。

身為普通人寧文雯還是對執行部那種覺醒者的暴力機關有一種天生的畏懼的。

將角妥善藏好後寧文雯轉身離開了房間。

剛纔如果寧文雯足夠細心的話就會發現她的床底有一個白灰形成的詭異人形圖案,那正是赤鬼在死亡前最後的留存。

可惜寧文雯無法完全克服心中的恐懼也隻是粗淺地掃了一眼,要不然很有可能發現赤鬼己經死亡的真相。

薔薇市第三中學高三二班寧文雯的出現引起了全班同學的注意力,同學們紛紛與班長打招呼。

“她還真是受歡迎啊。”

莊羽後側的一個女生酸溜溜地說道。

聲音雖然不大卻精準地傳入了莊羽的耳中。

莊羽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對方是寧文雯的閨蜜韓蕊,他搖了搖頭現在的年輕人心思這麼複雜嗎?

看到莊羽一反常態冇有睡覺寧文雯很自然地朝他問好。

“這傢夥還真是個好班長呢。”

莊羽雖然不是第一次認識到這一點,但還是忍不住在心裡感歎道。

“即使遇見了那樣的危機也能保持平常心這點還真是了不起,不知道她看見赤鬼屍體的那一刻是怎麼想的。”

是的。

莊羽一反常態冇有睡覺的原因就是察覺到赤鬼的氣息了,雖然莊羽不擅長追蹤但是和青鬼的獨角密切接觸一晚上對於赤鬼的氣息還是十分敏感的。

“怪不得我總感覺在哪裡聽過明月小區這個名字,原來是受歡迎的班長家啊。”

看到寧文雯憔悴的精神狀態和臉上浮起的黑眼圈莊羽己經對昨夜發生的事情有所猜測了。

“看來我誤打誤撞救了寧文雯一命啊,或許我還有收回赤鬼獨角的機會,救命之恩也算是償還了我私自利用寧文雯的身份吧。”

莊羽昨天也為盜用寧文雯的身份網騙而感到苦惱,因為他通過聊天己經知道了對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果線下見麵會生出很多事端那也是莊羽所不想看見的。

我都救了你一條命這點小事你肯定不會在意吧,當然我也不會告訴你就是了。

解決了困擾自己的問題,莊羽嘴角浮現出笑容趴在桌麵上進入了夢鄉。

可惜莊羽還是低估了網騙所帶來的隱患,當然那些都是後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