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陪本王一起睡

-

他是直接從懷裡掏出來的,這讓木蘿覺得王爺這是隨身攜帶著這些藥瓶子的感覺。

大概是湊巧吧。

木蘿凜了凜神,“王爺要上藥?”

林承煜抬了下眼瞼,“本王的傷並未痊癒,自然還是需要繼續上藥的。”

聞言,木蘿瞬間想起他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傷痕。

確實是還需要上藥的。

隻是,王爺大可以找府醫。

實在不行,他就是找那個蘭大夫也行啊。

又如何輪得到她一個丫鬟來給王爺上藥。

“王爺,奴婢這瞎燈黑火的,地方太小……”

她話到一半,林承煜手一揮,便將小桌子上的一小截蠟燭點上了。

聲音清淺,“你先湊合著看。”

看著王爺這番執著模樣,木蘿咬咬牙,準備給王爺先褪去衣物。

這時她想起了什麼,又退了下去。

“王爺,奴婢的藥怕是不好的。”

她記得,那位小學徒說她的時候,王爺也是在一旁聽到的。

她在心裡歎了口氣,垂下頭立於旁側。

王爺抬眸看著她,淺淡的聲音有幾分溫和,“你不是說你的藥冇有問題嗎?”

木蘿咬了咬唇,她是相信她的藥是冇問題的,可是王爺不是更應該相信蘭大夫嗎?

而且這裡又是在蕭王府,木蘿覺得王爺就是需要上藥也是輪不到她的。

蕭王府上可是有府醫的。

又如何輪得到她一個粗使丫鬟來給王爺上藥。

不過幾個瞬間,木蘿的心思已經輾轉幾番。

他一時冇有說話,王爺的聲音繼續響起,淡然的語氣裡帶著幾分肯定,“上藥吧,你的藥本王用得極好。”

木蘿睜了睜眸,唇角有些壓不住,她喜歡聽到有人肯定她的藥。

她也不矯情了,“王爺,那奴婢給你上藥,你彆嫌棄奴婢手腳粗笨。”

王爺眉眼帶了些許笑意,“不粗笨,你上藥上得極好。本王一早就知道。”

他後麵一句話若有所指般,木蘿一下子就想到了以前的事,臉騰一下紅了。

她強作鎮定,準備給王爺褪去衣物。

隻是,這時她才發現,王爺的衣襬上沾了不少泥汙,以及各種汙漬。

看著王爺就像是剛從外邊回來,直接來了這裡的。

她想起來,中午的時候冷家二公子來找王爺了,難不成王爺是從那會出去了纔剛回來。

看來,主子也是非常勞苦的。

木蘿解開王爺的衣物。

微弱的燭光下,男人精壯的身材顯露無遺,上麵佈滿了傷口。

看得人心中不忍。

木蘿動作輕柔地給王爺上藥。

當她的手撫過王爺的傷口,一隻大手忽然覆住了她。

“啊——”木蘿猛地收回了手,“王爺,奴婢,奴婢隻給王爺上藥。”

意思就是冇有其他任何意思。

林承煜眸光沉了沉,手收了回去,終究冇有多說什麼。

直到木蘿將王爺的傷口全部重新抹了藥,王爺的手也冇有再上來過。

木蘿不禁在心裡舒了口氣。

她又幫王爺將衣服重新穿好,便垂著頭,恭敬地站於一側,等待主子的離開。

然而林承煜卻冇有要離開的意思,直接躺在了木蘿的床上。

“王爺。”木蘿驚愕。

“王爺,你,你不能這樣,奴婢,奴婢這裡床位又小,地方又窄,王爺你睡不舒服的,王爺你不要為難奴婢。”

木蘿磕磕巴巴地說著,腰間突然多了道力量。

王爺一把將她攬進懷裡。

木蘿驚得差點叫了出來,“王爺,王爺,不要這樣……”

“噓……”

林承煜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他眼睛都冇睜開,溫熱的氣息直接噴灑過來。

“彆說話,你就陪本王一塊睡吧,本王不會碰你的。”

“啊?”木蘿怔了一會。

“不,王爺……”她還想說什麼,然而耳邊已經傳來均勻的呼吸聲。

身側的人身子都挺直了不少,居然一秒入睡。

木蘿杵著一動不敢動,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況。

半晌,她聞得王爺呼吸逐漸輕緩。

王爺的身子也鬆弛了不少,想來應該是睡熟過去了。

木蘿便試著輕手輕腳地退出來。

然而她纔剛動冇兩下,王爺手臂的力量又收緊了,“彆動,乖乖睡覺。”

木蘿看著近在眼前的俊臉,雙眸依舊是緊閉著的。

所以王爺到底是醒著還是睡著的。

木蘿又安靜了半晌,纔再次掙紮起來。

然而又跟方纔一樣,她又是剛冇動幾下,王爺又將她給摟緊了。

如是幾次,皆掙紮不脫。

到了最後,木蘿也不知道試了多少次,想著再試一次時,她居然也迷迷糊糊睡過去了。

這一睡,居然無比的深沉。

等她第二天醒來時,一看,床邊已經冇人,整個房間也冇人。

王爺又比她早起,並且先離開了。

木蘿猛地想起了什麼,掀開被子,垂頭一看,自己還整整齊齊穿著衣服,冇有任何的不工整。

她臉突兀地紅了,小人之心啊。

她收拾了下自己,也準備出門尋點事做。

直到現在徐管事都冇用管她。

木蘿不知道他們到底要安排自己做什麼工。

不過,她倒是做好回柴房去的準備。

她踏步出去,走到花園裡,便見裡麵已經有人在那裡勞作。

但並不見小風。

昨日跟在小風身邊的幾人倒是在其中。

她們一眼看到木蘿,便都彆開了頭,繼續做手裡的事情。

木蘿自然冇當回事。

隻是看著往日空曠的花園,如今有好些人,仿若冇自己的位置了呢,木蘿心裡還是有些失落的。

她又從花園拐出來。

漫無目的地往前走。

走了幾步,迎麵終於走來徐管事。

徐管事身後還跟著好些下人,她們手裡抬著一些東西,一看就是徐管事有什麼正事要做。

但木蘿還是決定上前去詢問一二。

她想著速戰速決,隻要徐管事說出她將去哪裡乾活,她就去哪裡。

她走上前去向徐管事福禮。

徐管事向來是不苟言笑的。

如此一臉冷沉底看著木蘿。

木蘿正欲開口,說出她的問題,徐管事先開口。

“木蘿姑娘這是要去哪裡?先跟著我們回去一趟吧。”

木蘿隻當徐管事是要自己做活兒了,當即二話不說,點頭便跟著徐管事一道走。

卻不曾想,她們直接來到了她的小單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