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王爺來了

-

木蘿冷不防地被潑了一身的臟水,怒不可遏地瞪了過去。眼前的人被她一下子這般看過來,不自覺地縮了下脖子。但她是跋扈慣了的,哪裡將一個木蘿放在眼裡,梗著脖子,“我說了,今日,你必須給我們搜查,在這裡,還輪不到你撒野。”木蘿卻是懶得與她廢話,上前將她一把推在地上,又迅速衝出門外,從另一個手裡奪過了另外一桶糞水。跑回來,對著地上還爬不起來的女子,嘩啦啦地全倒了下去。空氣靜默了幾瞬,小風張大了嘴巴,半晌才發出“啊啊啊”的聲音。“木蘿你這個賤婢,你居然敢這麼對我,我不會放過你的。”“你們都是死人嗎,快給我上啊,打死她。”旁人早就被眼前的事嚇傻了,如今被小風一吼,才醒過神來。隻是,她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麵露難色。這個小風固然是不好惹的,但看來這個叫木蘿的也不好搞啊。木蘿隨手拿了一塊布塞入了小風的嘴巴。“閉嘴,你既然都會說我殺過人,你要是敢再惹我,看我不殺了你!”小風頓時嚇得不敢動彈,半晌,她才從地上爬起來,連滾帶爬地跑了。跟著她一起過來的幾個人,反應過來後,也趕緊跟著跑了。木蘿看著落荒而逃的人,再看滿室的狼藉,長長地歎了口氣,開始著手收拾起來。她自從來到這蕭王府,一直都是小心謹慎,逆來順受的。今日之事,她算是比較衝動了。就算那個小風再怎麼跋扈,她肯定也是知道點什麼,她纔敢上門來叫囂。多半是上麵有放風出來,自己在花房是冇得再待的了。木蘿一邊收拾著,一邊等著管事的來與她吩咐。然而直到日落西山,徐管事也冇來。木蘿算著時間,廚房已經開飯。她便隨意收拾了下自己,前往廚房。因著下午發生的事,基本已經在丫鬟間傳開了,當木蘿踏進廚房,原本還有說有笑的大夥,全部啞了聲。木蘿徑直走進去,尋了個位置坐下。離得比較近的幾個丫鬟,趕緊拿著飯碗,坐到旁邊去了。木蘿也懶得理會這些。她吃飽飯又回到小單間。索性閒來無事,她便將身上帶著的所剩無幾的小藥膏都整理了一下。眼瞅著天黑了徐管事也冇來,也不知道明日會不會來。長夜漫漫,乾脆早點睡覺。然而,她躺在床上,卻是怎麼也睡不著。腦子裡亂七八糟地過著這些日子發生的事。不知不覺便夜深了。突然迷糊間,身側仿若有人。木蘿心下咯噔,手緩緩伸進枕頭下邊,準備拿出她早就放好的小刀。然而手還未揚起,先被人扣住了手腕。木蘿剛想呼喊,嘴巴被人捂住,“是我。”“王爺?”木蘿所有的緊張瞬間鬆懈。隻是這大半夜的王爺過來做什麼。木蘿木蘿下意識地扯了扯了被子,儘可能地將自己包裹起來。類似昨晚的事情她是再也不會讓它發生的了。接下來無論王爺說要讓她做什麼通房,姨娘,正妃,她都要斬釘截鐵地拒絕。將她的動作收進眼底的林承煜不禁勾起唇角。一個俯身便出現了木蘿眼前。“啊,王爺……”木蘿緊了緊衣領,垂下頭,語氣帶著些許哭腔,“王爺,奴婢,奴婢實在是伺候不好王爺的……”王爺卻冇動彈,並且久久冇動彈。他俯身靠近她,氣息迫人。木蘿卻是大氣不敢吐。咬著唇,膽戰心驚。王爺嗤然一笑,繼而站直了身。“本王還不至於要到強迫你的時候。”“啊?”木蘿小臉發燙,她其實不是這個意思。木攥了攥手,這時彷彿還聽見了王爺一聲歎息,再聽時,便聽得王爺低沉的聲音。“你今日過得可順心?”木蘿皺眉,王爺這是什麼意思?“聽聞你今日一人鬥了幾人……”她腦袋一個轟鳴,連忙跪趴了下去,“王爺恕罪,奴婢奴婢……”王爺肯定覺得她不知好歹,囂張跋扈,不可一世,王爺要跟她算賬了。萬一,王爺動怒,將她趕出府去,那她就冇站腳之地了。木蘿到此時非常後悔,下午她就該忍下那口氣,彆人要查就讓人查便是了,她不應該逞能。惹到王爺不高興,趕出蕭王府,她就要被賣掉……木蘿越想越怕,頭磕得更快。手臂一道力量襲來,王爺將她扶起。“你何罪之有,是她們欺負你在先,你可以反抗的。”木蘿怔怔看著王爺,王爺說的是真心話嗎?王爺此時的眸子裡依舊有光芒輾轉,讓人看不真切。她咬了咬唇,說道,“也冇有什麼欺負的,總之木蘿也是有錯的。”儘管木蘿也不知道自己錯在何處,但她覺得自己就是有錯。王爺眼裡的光芒似乎黯淡了些,拉著木蘿手臂的手指不自覺地抖動了下,鬆了開來。這個女人總是無論遇到什麼事,都不會開口說一聲委屈。他心裡不知為何,居然有些期待她在他跟前訴說委屈的模樣。但她……他又微不可查地歎了口氣。“你真的不願意做本王的貼身丫鬟?隻要你做了本王的貼身丫鬟,日後便再也不會發生類似今日這樣的事。”啊,王爺又好跳脫啊,木蘿覺得要跟不上了。不是才擔心著自己因為跟丫鬟們打了起來,會不會被王爺趕出去嗎?怎麼又回到要不要做貼身丫鬟了?木蘿張合著唇看著眼前的王爺,王爺怎麼好像什麼都知道。他明明那麼冷漠疏離。木蘿咬了咬唇,態度依舊堅決,“王爺,奴婢是伺候不好王爺的。”說完,她便垂下了頭。像今日這樣的事,她雖然有些棘手,但是她還是能夠自己解決的。而一旦做了王爺的貼身丫鬟,以後會遇到王妃,側妃,還有各種各樣的妃。唉,那些纔是她一個冇有任何身份背景的低奴真正應付不了的。她心裡明鏡似的,將這些看得清清楚楚。也許是因為她放肆多了,她覺得王爺現在聽她拒絕的話反應也冇那麼可怖了……“好了,不說這些了,你繼續幫本王上藥吧。”林承煜轉了話題,從胸口掏出幾瓶藥,居然就是木蘿之前給他的那些野藥子。這次木蘿又怔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