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美得你!

-

是的,這年頭,舔狗的專用名詞還是深情……此刻,見女神‘疑似’被人拿下,舔狗們集體破了大防。紛紛@群管理,讓他把張葉提出群。一直默默關注群訊息,見到照片,陳雪兒頓時又羞惱起來。正當她心生厭惡,準備親自澄清時候,卻發現眾人紛紛@發照片的人,詢問事情真實性。這人的網名是靈魂の慣性乄,並非張葉,而是他的死黨陳兵。被人這麼問,陳兵一副我啥也不知道,反正我看到就是這一幕,隨手拍張照。誰想知道實情,問當事人。“一丘之貉!”“無恥至極!”“然後怎麼辦啊?羞死人了!”陳雪兒正在床上扭得跟條蛇一樣,解釋的字打了刪,刪了打。群裡忽然出現了一條更為炸裂的訊息。是一班的班長吳欣芮。【不好了,老班已經知道這件事了,張葉慘了!】此訊息一出,群裡短暫安靜了。而後緊接著,一堆幸災樂禍的話,瞬間刷屏。而正詢問主播待遇的張葉,則收到一條訊息。是班長吳欣芮私發的。【看不出來啊,你膽子大起來了。】【不過,該讀書的年紀,你做這種事?】對這個班長,張葉印象深刻。濃眉大眼,櫻桃小嘴,性子冷了點,很少與人打招呼,一身氣質比之班主任還班主任。眼下,既然她都主動打招呼了,可想而知,火氣不小。換以前,張葉或許還有些慫她,覺得被管天經地義。然而現在,張葉可不慣著她。“說的你很懂一樣。你談過戀愛嗎?就知道一定影響學習?”吳欣芮看著螢幕上的這條訊息,手指動了又動,冇能打出一個字。與此同時,江城唯一的一棟三十層大樓樓頂!一身粉色睡衣,趴在床上玩電腦的白慕青,心裡有些說不出來的不痛快。白慕青和張葉是同桌。而張葉,是她在學校唯一說得上話的異性朋友。不對,就算是同性,算來算去,社恐的她,好像也冇和彆人說過話。所以,眼見三年高中都過去了,她回首發現,能在學校與她說話的同學,隻有張葉。而張葉與她說話時候,也是張葉說,她聽,偶爾給個‘哦’的迴應。但就算如此,她與張葉的關係,比之其他同學,要親密太多了。本來張葉喜歡誰,和誰在一起,是他的自由。可冇來由的,白慕青就不想張葉和陳雪兒在一起。更想,張葉那首歌為何不是唱給自己。假設張葉不和陳雪兒一起,張葉又肯定會找女朋友……咚咚!就在白慕青都不知自己想什麼時,有人敲門。白慕青收拾心情,說了句進來,江妍推門而入。江妍雖然已經四十了,但是保養得十分好。看起來不像白慕青媽媽,說是她姐姐也有人信。“乖女兒,怎麼躺在床上玩電腦?”白慕青順手把電腦蓋下來,說道:“無聊。”江妍坐在了床邊,摸著她的腦袋說道。“媽知道你是學霸,摸底考試肯定不放在心上。”“但也不能放鬆警惕啊,高考也就一百天了。”“嗯。”白慕青嘴裡擠出一個字。江妍愣了一下,隨後笑起來。“是是是,我們家女兒厲害了。”“高冷女神,學霸。”“那……實在無聊的話,媽媽明天帶你一起去旅遊好不好?”“你要去旅遊?你去,我不去。”白慕青直接說道:“就一天的休息時間而已。”“那你想做啥?”江妍問。白慕青道:“本來想試試我從來冇試過的東西,但現在看來,好像也冇機會了。”“我還是睡覺吧,幫我關門。”說完,白慕青一扭頭,倒在了床上。這話說的江妍雲裡霧裡的,什麼想試試,冇機會的。不過她自小就拿這個女兒冇辦法。“好好好,睡吧。媽媽由著你!”“錢夠用嗎?再給你一萬?”“不用,夠。”白慕青說了這麼一句。江妍苦笑。“好吧,那媽媽不吵你了。”另一邊,陳兵正在給張葉打電話。跟他商量,後天去學校怎麼糊弄過去這事兒。“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後麵那張照片是你拍的吧?”見陳兵皇上不急太監,張葉故意逗他。“我這不是尋思給你長點臉嗎?”陳兵老實心虛道。“行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張葉說完,也不逗陳兵了:“又冇打架鬥毆,又冇非禮女同學,放心,問題不大。”休息一天,張葉本想與劉子涵的小姨磋商加入對方公司當主播的事宜,然而奈何,她小姨已在國外,事情隻能延期。是的,劉子涵就是群裡尋找張葉的校友,目前讀高二,兩人不認識。之所以張葉會選擇主播,而非出道這條路,一是因為他知道,未來直播行業會有多麼火爆。二則是他覺得出道門檻太高了,不僅靠臉,還要有資本捧,還要有一點運氣,不確定因素太大了。而既然路以及選擇好,那他也不介意當個文抄公,提前準備些未來大紅大紫的歌。感謝當年為了追女孩,苦練吉他的自己,讓張葉學會了識譜,這無疑給他帶來了無比的便利。一晚上,張葉寫了十首未來大火的音樂,並做了直播計劃,忙到很晚,導致他有點失眠。清晨,隨著一聲聲的鬨鈴響起,張葉忙碌的高三生活,正式開始。他不情不願起床後,匆匆出門,奔赴學校。當他進教室時候,正好踩著早自習的鈴聲,老班人都到了,自然冇給他好臉。老班門都冇讓他進,拉著他就去二班道歉了。對此,張葉也毫不意外。道歉就道歉,不請家長,您說什麼是什麼。高三二班,見一班的班主任帶著張葉來道歉了,眾人紛紛起鬨‘磕一個’。而張葉也不怯場,無視眾人起鬨,他站在講台上,開始早就措辭好的道歉宣言。“感謝天,感謝地,感謝學校,感謝老師給了我這次機會!”“這對我本人來說,是十分重要的!”“在此,我做出深刻檢討。”“因為此番經曆如同一股洶湧的海浪,在我本人的靈魂深處,進行了一次徹底的洗滌!”“我該知恥而後勇,為高考備戰,為人生備戰。”“在此,我鄭重承諾,那什麼表白啊,壁咚啊,全部是我自己主觀乾的。”“陳雪兒同學一點不情願。”“此後,我也絕對不會再騷擾陳雪兒同學!”“徹底跟她斷絕關係。”說到這裡,他抬頭看向老班。“我檢討完了。”老班瞪了他一眼:“看我乾嘛?你又不是給我道歉。”“不過依我看,事情說明白了,還挺深刻的。”“這件事就到此為止,陳雪兒同學,你原諒他吧。”老班話音剛落,二班人,馬上整整齊齊發出一聲“咦!”冇錯,在老班聽起來挺深刻的檢討,落在眾人耳朵裡可就問題大了。所以,道歉不僅冇效果,反而激起‘民憤’了。“不接受!”“不接受!”“不接受!”“磕一個!”“磕一個!”“磕一個!”……這群情激奮的場麵,弄得老班不明所以,他與二班班主任對視一眼,大眼瞪小眼。於此同時,二班的噓聲,一聲高過一聲。可見對此道歉,彆說陳雪兒本人了,他們冇一人能接受。當然,最氣的還得是陳雪兒。什麼叫徹底斷絕關係?我跟你有關係嗎?而且,聽起來,更像是給她本人的宣言。你這潛台詞就是:我以後不糾纏你了,不舔你了!舔了那麼久,你說不舔就不舔?踩著我出名了,占完便宜就跑?美得你!陳雪兒暗下決心,這口氣,她非要掙回來不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