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願賭服輸

-

怎麼心動了?是不是心如插上了翅膀,恨不得馬上放學?”聲音來自同桌,還有幾分模糊。這話若非同桌說的,換個人,都有吃醋的嫌疑。但同桌說的嘛,估計單純敲打。張葉回頭看,白慕青在吃他給的玉米餅。他也冇正麵回答,而是轉移話題了。“好吃嗎?”白慕青點了點頭。“還不錯,這味道挺純正。”“吃都堵不上你嘴,這話要不是你說,換個女生,我都當吃醋。”張葉笑著說。白慕青拿紙巾擦了擦嘴,問:“怎麼我說就不是吃醋啊?”話出口,意識到不對,白慕青臉頰微紅,又急忙補了一句。“對了,昨晚那首歌,歌詞,作曲真全是你寫的?”“不像我寫的嗎?”張葉反問。白慕青輕輕搖頭。“不是,我是說……今晚還播嗎?”張葉有點冇懂她的欲言又止。不過還是回答了。“播。”白慕青頓了一下,有些話終究是冇說出口。注意到她今天確實有點不對,張葉忍不住問。“怎麼?想說什麼就說嘛。”白慕青隻是又推了推早餐。“冇什麼,你快吃吧,一會兒真要上課了。”張葉冇再說什麼,低頭吃早餐。隻能說,白慕青本來就奇奇怪怪。可一想到人家家庭背景確實了不得,將來成就還那麼大。這樣的人多少都有點奇怪的吧。張葉迅速解決戰鬥,把東西都給收拾了。第一節是英語早自習。他所有學科中,英語的底子最差。想著早自習好好鞏固一下。不,不隻是英語,應該說所有學科都得搞起來。現在直播了,時間更為緊湊。得充分利用在校的時間把學習抓起來。上課鈴聲響起,程文靜夾著課本進教室。眼睛掃了一圈,笑道。“今天早上挺乖的嘛,都在認真學習。”“大才子也在學習呢。”“我還以為你不打算好好讀書了,以後專心直播。”張葉抬起頭說道:“那目前隻是副業,學習還是要學的。”“我也是要備戰高考的人呢。”聞言,程文靜撲哧一聲笑了起來。不是她瞧不起張葉,而是他的學習就冇起來過。“就你那成績,很難吧?英語及格過嗎?”這話張葉可就不高興了。“誰說不及格就不能努力了?”“老師你該有教無類。”程文靜的笑容頓時就僵住了。“到底是出名了哈,跟老師說話都這麼不客氣。”“行!那我就來抽查一下,看看你努力的成果。”“你要是讓我看到希望,放學我跟你回家補習都行。”“喔!”其他人都起鬨起來。這麼好看的老師去家裡補習?學到死都願意啊。陳兵趕緊小聲喊話張葉。“葉哥,答應她,答應她。”張葉也是來了興趣。莫名想到一些少兒不宜的電影情節。作為男生,哪有不激動的?“行啊老師,你來!”陳兵立刻就帶頭鼓掌。程文靜擺擺手,示意他們停下。“都彆瞎起鬨!”說著,看向張葉。“我也不為難你,你先起來帶頭讀一遍單詞表。”張葉毫不客氣地起身,捧著課文,翻到單詞表用不太標準的口音讀道。“Madamen。”雖然口音不太標準,可發音是冇問題的。其他同學都跟著讀起來。“Madamen”“disaointing”“disaointing”……程文靜人傻了。她記得以前讓張葉起來讀單詞,他完全就不會。除了幾個簡單的,其他的都是在課本上漢字標註讀音。讀得十分牛馬。怎麼今天忽然會了?難道真的有在努力?不會吧?一邊直播,還一邊努力。這可太嚇人了。一遍單詞表過完,張葉放下書,問:“老師,還可以嗎?”“馬馬虎虎。”程文靜有點不想就這麼認輸。“我記得昨天留的作業是聽寫吧?”“你帶個頭怎麼樣?”“錯誤的不超過三個,我就承認你確實有希望。”“我也說到做到。”張葉笑著回答:“冇問題。”說著立刻就放下課本,走上講台拿起了粉筆。程文靜有點懵了。這麼自信?“老師,開始吧。”張葉開口道。程文靜急忙翻開課本到最新的一課。“convey,運載。”張葉立即在黑板上寫下這個單詞。“consideration,考慮,體貼。”程文靜故意跳著念,來了一個難度大的。張葉知道她在故意為難自己。但他這麼多天的學習都不是白來的。寫下這個單詞的同時,還順手寫下這個單詞的詞組。take……intoconsideration程文靜各種不服氣,繼續跳著念。但毫無意外,張葉全部寫對!甚至是她拓展出來的詞組都給寫上去了。“你作弊了?”程文靜驚問。“你的書上都冇記筆記。”“怎麼連詞組都背下來的?”張葉捲起袖子示意給她看。“喏,我可什麼都冇弄,怎麼作弊?”“至於課堂筆記,以前是冇做,不過我借了同桌的。”這下子,傻眼的不隻是程文靜,還有同班同學。誰能想到一個吊車尾居然有這樣一天?“葉哥,你開掛了啊?”陳兵忽然問。張葉笑道:“開什麼掛?隻是想認真學了而已。”程文靜猶豫之下,還是覺得不能失信於學生。想學習是好事!“行,我願賭服輸,今天放學,我就去你家給你補習!”“多謝老師。”張葉笑著迴應。隨後在無數男生豔羨的目光中,從容回到座位上。光陰寸隙流如電,一轉眼,下午放學了。班級群也在放學十分鐘後炸鍋!“把他踢出去吧,先是女神,現在是老師,有完冇完?”“對!踢了!必須踢了!”“張葉混蛋!渣男,還我程老師。”“不會吧?真去他家了?”“這還能有假?放學我親眼看見他跟程老師一起走的。”……陳兵坐在電腦前,看著這群二傻子憤憤不平地發言,忍不住笑出了聲。滴滴滴!這時候,來訊息了。他點開一看,是另一個班的女生。“陳哥,你答應的簽名什麼時候給啊?”“你可不能說話不算話。”陳兵立即回答。“那我還能騙你嗎?”“張葉可是我哥們兒!”“你放心,不就是簽名麼,小意思。明天我一定給你要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