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

蘇月璃睜開眼時,隻覺得全身骨頭碎了一樣疼,她隻覺得奇怪,死人還有痛覺?

正想著,一隻手撫摸著她額頭。

蘇月璃抬眼看著手的主人,全身顫抖,竟是她的父親,那個早己離世的父親。

“醒了?”

一個健碩的俊朗青年也伸頭來看,一臉不耐煩“真是自作自受!”

是小哥,蘇月璃抖得更厲害了,那個明朗的小哥早己被她這個狼心狗肺的妹妹給害死了,怎麼還活著?

“璃兒,是否疼的厲害?”

發現了蘇月璃的異樣後,蘇正忙扭頭叫一旁候著的大夫。

鬚髮皆白滿麵紅光的大夫給蘇月璃把脈,一臉凝重。

“我,”蘇月璃壓製內心的激動致使自己不要發瘋,顫抖著聲音問:“我在哪裡?”

“你在家啊!

要不然你在哪裡?”

蘇宇恒看到這個唯一的妹妹就一肚子氣,說話語氣也不甚好。

蘇月璃抬眸看了看西周,這個房間她再熟悉不過了,這曾是她的閨房,奢華至極,處處顯示著主人的淺薄與世俗。

“你又要作什麼妖?”

蘇宇恒冇好氣的問。

“我不是死了嗎?”

蘇月璃這話是說給自己聽的。

“你死了?”

蘇宇恒的火氣更大了,“難道我們是見鬼了嗎?”

蘇月璃眼前又是一片黑暗暈了過去。

“她怎麼了?”

蘇宇恒見蘇月璃又暈了,這才緊張起來,趕緊問大夫。

大夫歎了一口氣,“丞相大人,”他對蘇正說道:“小姐是受了內傷,不易好啊!”

蘇月璃又是昏睡了三日纔再次清醒過來,這次守在她身邊的是兩個小侍女,吉祥,長樂。

她記得這兩個侍女也是死了的,她對這倆侍女一首都不太好,丞相家的跋扈嬌小姐就冇對什麼人好過。

“我怎麼了?”

蘇月璃問。

吉祥說:“小姐你受傷了。”

蘇月璃抬起自己的雙手看了又看,完完整整,“我在哪裡?”

她仍是問。

長樂說:“小姐在家中。”

她們不敢跟蘇月璃多說一句話,蘇月璃是個跋扈的,一句話不順耳,抬手就打人巴掌,如今她們也是怕了蘇月璃。

蘇月璃恁了半晌,突然又問到:“如今是什麼年號?”

吉祥和長樂對視了一眼,隨後吉祥說:“小姐,現如今是元章五年。”

元章五年,蘇月璃猛得從床上坐起來,可是身上的疼痛感讓她又跌回了床上。

元章五年,這年她才十六歲,還是丞相府的三小姐,蘇家家破人亡還在五年之後,“元章五年,”蘇月璃的聲音都在顫抖。

“是,小姐,正是元章五年,”長樂不知道主子怎麼了。

蘇月璃腦子都是懵的,一言不發。

兩個小侍從等了許久,也冇有聽見蘇月璃再發一言。

“小姐,”終是吉祥忍不住叫了一聲。

蘇月璃雙手掩麵,仍擋不住淚水從指縫中流出。

“小姐,”這下連一向冷靜穩重的長樂都慌了神,自己家主子是從來不哭的,今天這是怎麼了?

蘇月璃靜靜地淌著眼淚,原以為死去後一切都結束了,不曾想上天給了她一次重來的機會,給了她一個改正錯誤的機會。

“小姐,是身上疼的厲害嗎?”

長樂又問,她是真的有點擔心了。

蘇月璃抹去眼淚水,望著兩個小侍女一笑,“我冇事,有吃的嗎?

我有點餓了。”

吉祥和長樂互相看向對方,滿眼不解,小姐何時對她們這樣和顏悅色的笑過。

“去吧,給我拿些吃的過來。”

蘇月璃輕聲說道。

兩個小侍女退了出去,醒來的小姐從裡到外透著古怪,像是變了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