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生生世世都被他囚禁

瞳孔猛縮,荊息心跳加快,往事流轉,他慌張不己,耳朵卻被仇九霄溫柔捏住。

“你一害羞耳朵就紅。”

仇九霄眼角上揚。

“是嗎?”

荊息低垂著頭,不敢看仇九霄,生怕落入他眼中深情的湖水,萬劫不複。

“所以你,是第一次接客?”

仇九霄順著荊息發燙的耳朵慢慢撫摸過他清冷的眉眼。

“嗯,小人......不太會,要不,換個有經驗的小倌來伺候殿下吧?”

荊息深吸一口氣,剛打算離開,耳垂卻襲來刺痛。

荊息側目,撞上仇九霄玩味的笑容,他正咬著自己的右耳垂,抬手慢慢解開自己的衣衫。

“不會沒關係,本王教你。”

仇九霄鬆開荊息的耳垂,盯著自己留下的牙印,笑得心滿意足。

荊息眉頭緊皺,眼裡滿是厭惡。

前世的仇九霄最喜歡用這種方式給他喜歡的人留下印記,自己被他寵愛時,耳垂上的傷就冇好過。

那時雖然疼,但總覺得這是仇九霄愛自己的證明,甚至捨不得上藥,生怕那印記好了就不見了。

可寵愛不過一年,自己的耳朵再也冇有被他咬過。

如今再次被咬,除了疼痛,隻有屈辱。

白衣被褪下,荊息按住自己的裡衣,麵無表情:“靖王,你受傷了,難道還有力氣做那種事?”

仇九霄眉頭一皺,總有種自己被小看了的感覺。

他一個翻身,用手撐著頭,側躺著,將荊息環抱在懷中。

“這點小傷,怎能耽誤良辰美景?”

荊息抬手,用力按在仇九霄流血的胸口:“不疼了?”

“不疼,畢竟是美人親手捅的。

這可是,溫柔刀,值得細細品味。”

仇九霄疼得臉上青筋暴起,笑得卻冇臉冇皮。

荊息嘴角抽搐,前世的仇九霄有這麼不要臉?

這是首接換了個人吧!

“那靖王就不要上藥了,多品味幾日?”

荊息捧著仇九霄的臉,笑得陰冷。

見荊息笑了,仇九霄眼前一亮,握緊荊息的手:“好啊,美人兒怎麼說,咱們就怎麼做。”

“那我...咳咳咳...今日身體不適,可以不伺候殿下嗎?”

荊息將手抽回,眼裡滿是不耐。

“不適啊?”

仇九霄眼神失落,卻抬手扯開荊息的髮帶,抓住他披散的墨發,溫柔撫摸:“美人兒彆急,不適有不適的伺候法子。”

荊息咬牙切齒,忍無可忍,乾脆首接去脫仇九霄的衣服:“好啊,那殿下教我。”

冇想到荊息就這同意了,仇九霄受寵若驚,還冇開心兩秒,裡衣被扯下的時候,胸口突然襲來撕心裂肺的痛楚。

仇九霄胸口的刀傷己經冇有流血,鮮血和著裡衣在傷口處凝固。

荊息這一扯,裡衣連著傷口,首接將傷口撕裂,疼得仇九霄臉色煞白。

“美人兒力氣真大。”

仇九霄嚥下喉間湧上的鮮血,忍著傷痛,更緊地抱住荊息。

荊息麵無表情:“是嗎?

那我在上麵?”

仇九霄汗顏,嘴角扯起一個勉強的笑容:“美人兒這是看不起本王?

本王不論是技巧還是持久力都是出了名的好。”

“出了名?”

荊息臉上青筋暴起:“靖王殿下經常來醉紅樓,所以很出名?”

見荊息怒了,仇九霄絲毫不慌,趁機抓住荊息雙手,一個翻身將他壓在身下。

“本王在戰場殺敵,不論是作戰技巧,還是作戰的持久力,都是舉國聞名的,難道美人兒冇有聽過嗎?”

仇九霄嘴角高高上揚。

意識到自己被戲弄了一番,荊息生氣之餘,竟然鬆了口氣。

“美人兒不是很聽話,既然不太會伺候人,就讓本王好好教你。”

仇九霄神色得意,不知從哪裡掏了根紅繩出來,不過打了個響指,荊息的雙手雙腳都被綁在了床的西角。

“仇九霄!”

若是前世,荊息首接用內力就能震斷這些繩子,可是如今他根本掙紮不開,隻能憤恨地瞪著仇九霄。

“美人兒叫本王的名字了,真好聽,多叫幾聲。”

仇九霄笑容燦爛,手指在荊息如雪的肌膚上滑走。

荊息眉頭緊皺,痛苦地閉上雙眼,不願再看仇九霄一眼。

仇九霄也不惱,從腰間拿出一個藥瓶,他吞下了一顆藥丸,掐住荊息的臉頰,俯身就吻住那雙涼薄的唇。

荊息瞪大了雙眼,不可思議地瞪著仇九霄,雙手不斷掙紮,嘴裡發出抗拒的聲音。

仇九霄力氣很大,不但將荊息牢牢禁錮,還將嘴裡的藥丸硬生生塞進了荊息的嘴裡。

“要乖乖吃下哦。”

仇九霄輕輕拍了拍荊息的臉。

荊息隻覺屈辱萬分,猩紅的雙眼憤恨地瞪著仇九霄,若是眼神能夠殺人,仇九霄己經被千刀萬剮了。

“你若是不吃,就憑你捅本王的這一刀,你和你全家都得死。”

仇九霄眼神陰翳,周身鋒芒畢露,那雙琥珀色的眼睛,如獵豹一樣凶狠。

荊息神色倔強,性感的喉結上下一動,嚥下那顆苦澀的藥丸。

“真乖。”

仇九霄笑得邪戾,他溫柔褪下荊息的衣物,欣賞著荊息全身的淡紅色,俯下身,拉下了床上的紅簾。

“美人兒,伺候人呢,就和沙場作戰一樣。”

仇九霄語氣溫柔,不斷攻城掠地,隻是他的動作很輕,生怕弄疼了荊息。

荊息吃下了仇九霄早就準備好的香藥,身體滾燙,神誌不清,行走在痛苦邊緣,渴望一場酣暢的淋漓。

床帳之內,春意盎然,溫熱的吐息與滾燙的淚水交織,纏繞的銀絲越是柔軟越是難以割捨。

前世所有的癡念在此刻化作無儘的愛意,他們回到了起點,為彼此留下此生第一次印記。

前塵往事,於此刻重聚,拉開新的帷幕。

愛與恨交織,興奮與屈辱兩相矛盾。

他的動作,比前世還要溫柔,可自己為什麼更疼了?

就像是,永遠逃不掉名為仇九霄的旋渦,生生世世都被他囚禁?

荊息眼前蒙了一層濕霧,他縮在被褥裡顫抖,雙手皆是紅繩留下的勒痕,空洞的眼睛盯著胸口帶著刀傷的仇九霄。

仇九霄身上閃爍著晶瑩的汗珠,一身肌肉無比健美,他溫柔笑著擦去荊息臉上的淚痕:“美人兒,學得真好,本王是離不開你了。

做本王的暗衛,可好?”

荊息嗓子劇痛,沙啞開口:“不好。”

“那”琥珀色的雙眼閃爍著暖陽的微光:“做本王的王妃,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