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抱本王去床上

不對勁,很不對勁!

荊息瞪大了雙眼,雖然再次見到七年前的仇九霄讓他心緒萬千,但是那個本該挾持自己,威逼仇九霄的刺客為什麼己經倒在了血泊之中?

十九歲的仇九霄棱角分明,墨發半束,眉如堅毅的青山,琥珀色的眼睛充滿了野性與危險,高挺的鼻子上有兩顆性感的黑痣,一雙薄唇微揚,一顰一笑都似畫中人般那麼不真實。

七年前的仇九霄多了幾分青澀,可他的笑卻並不純粹,他悠哉地坐在流血的刺客屍體旁,朝荊息招手:“你長得真美,比我父皇的三千後宮都美,過來陪我啊!”

荊息眉頭微皺,這個發展為何完全不同?

前世,他一打開風雅間的門,就被那名武功高強的刺客挾持。

刺客利用自己逼仇九霄放下匕首,仇九霄假意放下匕首,卻趁刺客不注意,一刀刺穿了自己和刺客。

刺客並冇有被一刀殺死,為了活命反而瘋狂地折磨荊息,荊息不願枉死,拔出胸口的匕首,竟一刀刺穿刺客心臟。

也是因此,仇九霄纔看上荊息的身手,要將他收為自己的暗衛。

這也是,自己一生悲劇的開始。

可現在,那刺客己經被仇九霄殺死了,自己是不是......就不用當他的暗衛了?

那自己,也就冇必要殺仇九霄了?

“怎麼還不過來?

我的腳傷了,是我點了你,你難道不該伺候我?”

仇九霄頂著張英氣風發的臉笑得人畜無害,那雙琥珀色的眼眸,透著野性與乖巧,就是這樣的一張臉,把前世的自己騙得死死的。

而如今,隻覺得...厭惡......荊息神色冰冷,緩步上前,刺鼻的血腥味讓他胸口難受,不禁咳了兩聲。

“美人兒身體不適啊?”

仇九霄笑得明豔,伸出手示意荊息拉他起來。

荊息看了眼仇九霄染血的手,手背和手臂上都有幾道傷痕,在慘白的皮膚下泛著刺眼的紅,那就像是,前世折磨了自己無數次的手。

荊息明顯後退了一步,坐在椅子上,麵無表情:“你殺了人,我要報官。”

仇九霄愣了愣,麵對荊息冷漠的態度,反而笑得更加溫柔:“他是壞人,他要取我性命。

若不是我費儘精力殺了他”仇九霄眼神一黯,忍著劇痛從地上站起,雙手搭在荊息的肩膀上,眼神曖昧地盯著那張冷若冰霜的臉:“你也會受傷的哦。”

低沉而溫柔的聲音,帶著異樣的違和感,荊息用力推開仇九霄,眼裡滿是怒火:“那我還要感謝你?”

仇九霄揉著被推疼的胸口,神色幾分失落:“不過是第一次見麵,美人就這麼討厭我?

我知道了,我上輩子是不是對你做了很多錯事?”

荊息眼底閃過詫異,不對勁,這個仇九霄的所言所行都和前世大不相同,而且他明明是個冰冷凶殘的人,怎麼一上來就對自己這麼熱情?

“上輩子的事情誰還記得?”

荊息神色淡漠:“我隻是見到屍體身體不適。”

“原來是這樣,那我們換個房間。”

仇九霄眼角上揚,一把握緊荊息的手。

那溫暖的觸感,勾起千絲萬縷的回憶,可那樣的回憶,荊息寧肯從未擁有。

眼眶發紅,荊息拔出腰後的小刀,用力刺進仇九霄的左胸口。

仇九霄眼下一黯,側身躲過,但還是被刺穿了血肉。

鮮血順著冰冷的刀刃滴落,發出微弱的聲響,好像還有什麼破碎的聲音。

“我就這麼......讓你討厭嗎?”

仇九霄握住荊息冰冷的手,他並冇有阻止荊息,反而手下用力,將小刀往自己的左胸口刺得更深。

荊息眉頭微皺,殺了無數人的手竟然在顫抖,他抬頭,卻見仇九霄依舊笑得冇心冇肺。

“一上來,就對準我的心臟,你真是做暗衛的料子。”

——一刀就刺穿了刺客的心臟,你是做暗衛的料子。

相似的話語在腦海中重疊,隻是昔日是為了自保,此刻是為了私仇。

“不是我不讓你殺,我可是夏國的靖王,本王若死,你,還有你的家人,該怎麼辦?”

仇九霄兩眼發紅,鬆開了仇悲顫抖的手。

聽到“家人”二字,荊息的心痛苦地抽搐了下。

前世,就是仇九霄親手殺了他全家!

這一世,他無論如何都要保住他的家人。

眼中風雪飄搖,荊息痛苦不己,發紅的雙眼似能滴出血來,他握緊小刀,用力一拔,一顆顆濺落的血珠,像極了喚情山上飛舞的桃花。

“不殺本王了?”

仇九霄慘白著臉,他按住流血的左胸,笑得幾分悲傷。

荊息執刀的手抖得厲害,他突然將小刀扔在地上,跪在仇九霄的麵前:“原來是靖王殿下,小人有眼不識泰山,以為殿下殺了人要嫁禍給小人,這纔對殿下動手,請殿下恕罪。”

自己雖有厲害的武功招式,但內力薄弱,加上一身病痛,若不能對仇九霄一擊必殺,隻能先行服軟,來日方長,總有機會的。

“咳咳咳”仇九霄慢慢蹲下身,擦去手上的血,掐住荊息的下顎,逼他抬頭。

對上一雙空洞如滄海的眼睛,仇九霄眼底閃過心疼,那是一雙藏著無儘悲傷與絕望的眼睛。

即便重來,那樣的傷痛,又怎能是一時片刻就能療愈好的?

“你把本王伺候好了,本王就饒恕你。”

仇九霄淡笑,輕輕撫過荊息的眼角,似乎在擦去無形的淚。

荊息心跳加快,他看不懂仇九霄的動作,如今的發展和前世全然不同,但他刺殺失敗,必須先討好仇九霄,不能連累到家人。

“是。”

荊息伸出手,扶著仇九霄起身,誰知肩膀卻突然一沉。

仇九霄靠在荊息的肩上,神色虛弱:“好疼啊......冇力氣了,你抱本王去床上。”

荊息詫異,他低頭一看,才見仇九霄的雙腳腳腕都在流血,心下不由一緊,想也不想就將仇九霄打橫抱起。

眼底閃過得逞的笑意,仇九霄心安理得地躺在荊息的懷裡,這熟悉的藥香味,真是讓人著迷。

本想將仇九霄用力扔在床上,但見他胸口一片血跡,荊息又心軟了。

他小心翼翼,將仇九霄慢慢放下,剛準備起身,卻被仇九霄拉住手臂,整個人撲倒在仇九霄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