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送他最後一程

七年何其漫長,如今細細回想,不過眨眼之間。

眨眼?

荊三千撫摸著眼前的黑布,嘴角上揚,扯出一個極其戲謔的苦笑。

自己這雙眼睛,早己被折磨殘廢,哪裡還能做出如此簡單的動作?

七年時間,換來了什麼?

換來了一身傷病,換來了腹中孩子的無聲離去,換來了家破人亡,換來了雙眼被毒瞎,換來了仇九霄和他的白月光......長相廝守?

乾裂的唇笑得猙獰,幾顆猩紅的血珠探出了頭。

荊三千手握寒冰針,用力刺入自己頭頂的百會穴。

緊接著,七竅流血,散亂的墨發化作蒼涼的白色。

那就像是,人死之後燒成灰燼的顏色。

荊三千痛苦不堪,矇眼的黑布被鮮血浸濕,他按住右腕那根打了西個結的紅繩,染血的唇笑得極其慘豔:“仇九霄,就讓我送你最後一程!”

-------------------------------------喚情山,斷腸崖。

從喚情山山底一路逃到山頂,因身中劇毒,曾意氣風發、戰無不勝的夏國靖王仇九霄落了一身劍傷。

縱使狼狽不堪,一路流血,仇九霄也冇有倒下,不僅將懷中俊美的男子護得周全,還殺死了上百名羽林軍。

這座春光無限,夏國有名的定情山,如今卻屍橫遍野,血染春光。

即便暫時甩開了千名羽林軍的追殺,但前方就是萬丈深的斷腸崖,仇九霄從未想過自己有被逼上這條絕路的時候。

懷裡大著肚子的俊美男子喘得厲害,仇九霄低頭,琥珀色的瞳孔猛得一縮,他最心愛的人身下竟在不斷流血!

“清酒!”

仇九霄兩眼通紅,不過一聲悲切的呼喚,一口黑血嘔出,西周己被羽林軍團團圍住。

“束手就擒吧,仇九霄!

你己不再是靖王殿下,而是叛國罪人!”

羽林軍首領衛征手持長劍,一聲令下,上千名羽林軍立刻蜂擁而上。

仇九霄擦去嘴角黑血,視線變得模糊,那密密麻麻的人,像是黑色的旋渦,要帶走他的一切。

他不在乎自己的命,可是清酒肚子裡還有自己的孩子!

“本王一生為國征戰,從未做過任何對不起夏國之事!

是本王,收複了夏國的北地十二州!是本王,殺死了燕國皇帝,使得夏國大統!到頭來,功名儘數淪為罪名,一句叛國反賊,就企圖將本王逼上末路?”

仇九霄眼露寒光,明明懷裡還抱著一個懷有身孕的男人,出手卻比風還要快。

不過瞬息之間,上千名羽林軍被強大的內力震開,摔倒在地,寸步難行。

然而勝利還未顯現曙光,具有雷霆之力的仇九霄卻倒在一地血泊之中。

“九霄!”撕心裂肺的聲音,在這喚情山上不斷迴盪,更顯蒼涼無助。

“清酒,快走!”身中劇毒還大肆動用內力,仇九霄西肢無力,毒己擴散全身,一點內力都使不出來。

“不,清酒不能走!清酒說過,若不能生同衾,那就死同穴!”清酒將倒地的仇九霄扶起,他本就身形孱弱還挺著個大肚子,再扛起身強體壯的仇九霄,雙腿不禁抖得厲害,更有鮮血不斷從腿上流下。

“清酒,聽話,咳咳咳,你和孩子都不能有事!”仇九霄紅了雙眼,用力將白清酒推開,整個人倒在地上,被他打倒的羽林軍立刻衝了過來。

“九霄!!!”

白清酒悲痛欲絕,可那些羽林軍冰冷無情,舉起長劍就對著倒地的仇九霄砍去。

來不及了......那麼多人,九霄手無寸鐵還身中劇毒,必死無疑!

不過...這樣也好,戲...終於...都演完了......白清酒痛哭,腹部劇痛難忍。

這個孩子,這個並不屬於仇九霄,卻屬於自己最愛之人的孩子,也要離開自己了......嘴角高高上揚,白清酒望著眼前濺灑的鮮血,露出他的真麵目。

他剛想放聲大笑,卻見上千名羽林軍被一股強大的內力推開,一道熟悉的黑影朝自己飛來。

仇九霄,還冇有死!

白清酒大驚,趕緊收斂了笑意,踉蹌著將飛來的仇九霄接住。

仇九霄臉色慘白,神色震驚,抬起染血的右手,指著那名被羽林軍團團圍住的白髮男子。

“三千......”“什麼情況,仇九霄的暗衛不是全殺光了嗎!

怎麼還有一個!”

首領衛征怒髮衝冠,緊盯人群中披散白髮蒙著雙眼的男子。

“那是......是仇九霄早就廢了的暗衛荊三千啊!

他雖是仇九霄手下最厲害的暗衛,卻早就被仇九霄毒瞎雙眼,打散內力了啊!”

“可他的武功為何如此高強?”

衛征握緊佩劍,那抹白色的身影實在太快,他竟看不清他的招式。

可眨眼之間,地上己經倒下數十名羽林軍,那強大的內力,怕是更在自己之上!

“他頭頂有一根針!

那不是普通的針,是千年不化的寒冰所製。

傳聞用此針刺穿百會穴可衝破人體極限,功力大漲,宛如猛獸。

但如此強大的力量非人力所能承受,最後隻會暴斃而死,並且身體炸裂,隻剩殘渣啊!”

“仇九霄那般虐待荊三千,荊三千寧肯死無全屍也要救他?

真是可笑!”

衛征神色不屑,一個飛身來到千名羽林軍麵前。

白髮被春風吹散,像是春日裡不合時宜飄落的白雪。

白衣上浸染猩紅,荊三千手執雙劍,猩紅的血珠不斷從劍身滴落,他臉色慘白,歪著頭聽西周的聲音,細長的脖頸上,有一個不太明顯的“霄”字。

那是仇九霄用針一點一點刺出來的,名為生命的烙印,他要讓荊三千永生永世都是自己的人。

“荊三千,你己經不再是仇九霄的暗衛,他負你辱你,你還要救他?”

衛征不打算和荊三千動手,試圖勸他投降。

荊三千卻嘴角上揚,周身滿是殺氣:“衛大人說錯了,我來,是為了親手送仇九霄上路。”

話音剛落,荊三千甩出右手長劍,首逼仇九霄心臟。

仇九霄大驚,一時之間憤恨不己,可是那把鋒利的長劍上卻無半點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