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會娶我麼?

“小姐,您好些了麼?”

春風扶著江芙的手臂,引著其落座於妝奩前。

“無礙。”

江芙看著眼前這可憐的丫頭,夢裡為自己擋了上數十隻支羽箭而亡,滿身的洞眼。

“小姐,您怎麼這般看我?”

春風不解的問道。

“看你俊俏兒!”

江芙心道這一世,定要好好護住這忠心的丫頭,給她個好歸宿。

“小姐,您快彆打趣奴婢了!

您這及笄己過,今年的百花節未趕上,這明年京都的百花節的花神之名,必非小姐您莫屬!”

春風笑著道。

‘及笄己過?

’,及笄禮是在十五歲。

自己這是回到了......十五歲!

江芙喜上心頭,感謝蒼天,自己這是重生在了出閣前。

江芙又看了眼春風身上的衣服,是江國公府一等丫鬟秋季外衫。

秋季......江芙想到秋日,心中為之一緊。

“今日是什麼日子?”

江芙速速問道。

“小姐,您冇事吧?”

於是春風抬起手來,摸摸江芙的頭,“冇發熱呀!”

“你快說就是了!”

“今日是九月十五呀。”

不好!

要快!

江芙立即站起,拿起脖子上掛著的鳴笛,吹了兩聲。

不過片刻,窗戶被無聲開啟、落下,快速得似一陣風襲來,兩個黑衣蒙麪人雙雙拜跪於江芙麵前,“主子!”

“小五小六。”

“屬下在!”

兩個黑衣人同時應道,“主子有何吩咐,還請明示!”

“我爹爹現在何處?”

“國公爺與世子爺今日當去宮中,向陛下覆命、述職後便可回府。”

“火速去告訴國公爺或世子,” 江芙不禁狠狠咬著下唇道:“ ‘我不要嫁與薛薛益’!”

“是!”

嗖的一下子,兩道黑影又似風一般,不見了蹤影。

“小姐,小姐!

您終於肯再調動暗衛啦?”

春風拍著手朝江芙問道,春風心道,小姐為了薛世子的一句話,都多久冇用過暗衛了。

“是。”

江芙冷冷地道。

隨即又不過片刻,不知江芙想起了什麼,又不禁莞爾一笑。

“小姐,您這是有什麼高興事啊?”

春風問道。

//宮門外:“常爺安好。”

一著江國公府家丁的人來至江國公的貼身隨從常順麵前,宮門外不敢喧囂,輕聲道,“夫人讓我送侯爺的披風過來。”

常順看到小五後,心中為之一驚:“國公爺和世子爺剛進宮,我等要在宮外候著,東西交予我吧。”

隨後,小五將披風遞過去,說了聲:“勞煩常爺嘞。”

常順左手手心朝上,右手手心朝下,兩手一起接過小五遞過來的披風。

忽而常順隻覺左手掌心一暖,而後觸感消失:“你先回去吧,” 隨後說道。

待小五走後,趁著無人注意時,常順打開了左手手心的紙條,快速看了一眼。

心道:這時候趕得,早來一刻鐘,國公爺父子就還未進宮。

//皇宮內:“咱家先給江國公賀喜了!

此戰大捷,陛下是高興的很呀!

’”一尖細的嗓音說道。

隻見一年長太監攜兩名內侍從英華殿方向而來,那大太監一手握著拂塵尾部,將拂塵的長鬚搭於另一胳膊之上。

小太監們低頭跟在其身後。

“都是陛下英明,有勞成總管前來相迎。”

江國公回道。

隻見這男子身高八尺,濃眉大眼,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此乃鎮國公江顥。

“國公爺還不知道吧,咱萬歲爺得知大捷時,首接作詩一首,其中一句話是什麼來著?”

大內總管成忠,用手撫了撫額頭:“哦,雜家想起來了!

那一句是 ‘朕得益之兮平西方!

’ ” 益之,乃江國公的字。

“微臣何德何能能讓陛下為我作詩啊,謝主隆恩,謝主隆恩啊!”

江國公不禁朝皇帝所在的英華殿的方向拜了拜。

“江世子年少有為啊!”

成總管回頭看向江國公身後的青年將軍:“咱萬歲爺誇您有勇有謀呢!”

“多謝聖上栽培!”

隨即也朝英華殿拜了拜。

隻見那男子,身長八尺有餘,麵若冠玉,威風凜凜,此人正是衛國公府的世子江行知,江芙的兄長,今年二十又一。

一行人隨著太監引路,向英華殿走去。

走在長廊時,對麵走來兩個,手持托盤的宮女。

江行安目視前方,未曾看那宮娥們一眼。

擦身而過之時。

忽然!

那一綠衣宮女向江行安傾身而去,托盤中的湯羹隨即都傾下而來。

隻見,瞬間江行安腳尖發力,向左方斜跳出去,待落地之時,己跳至廊外的花叢中,怒視著盯著向自己摔倒而來的宮女。

“將軍饒命!

將軍饒命!”

那兩個宮女不住的跪下磕頭。

“大膽奴才! ”成總管大聲斥道,隨即身後的兩個小太監上前,揚起手,要給那綠衣宮女掌嘴。

“成公公且慢!”

一清脆女聲道,隻見一少女自從對麵駛來,身著一襲紅色雲燕細錦糯裙,頭戴金鑲玉步搖,款步而來。

“五公主吉祥!”

成總管等內侍宮娥們請安道。

“江世子,可還好?”

五公主嘉敏江行安說道。

“尚可” 江行安拱手向致意,卻目視成總管方向,未有一絲眼神逾越。

五公主看向那兩個跪在地上的宮娥說到:“下次走路小心些,這次就饒了你們了,還不趕緊退下。”

待宮娥走遠後,五公主說道:“江世子,衣服可需換一下?”

“無需!”

眾人看向花叢中的江世子,湯羹連其連衣角都未曾沾染半分。

那宮娥更是隻覺,連江世子的盔甲都不曾碰到半分,他就移動到花叢中。

五公主見狀,對成總管說:“成大總管,可否允本宮與江世子說兩句話?”

“不可!”

江行安立即對成總說道:“本將自邊關一路回奔,與父親前來向陛下述職,啟能麵聖之前先於旁人說話!”

“成總管,父皇知道了,必不會生氣的,你幫幫我......”成忠揉了揉額頭,這五公主是程妃的女兒,在公主裡麵,最受陛下寵愛,這可如何是好。

成總管隨即說到:“五公主,待世子述完職,您再說可好?